黎学文:安邦真姓赵,财新别装逼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2017-4-30
正当吃瓜群众们准备欢度五一的时候,今天曝出安邦吹响反击财新号角的新闻:安邦起诉财新报道不实声称曾被财新要求广告赞助。这着实让广大吃瓜群众吃惊不小,前段“安邦不安”的各种消息还在刷屏,这下剧情立马反转,真让人眼花缭乱,感叹咱赵国什么都缺,就不缺大戏和演员。

网友们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说赵家人又内讧了、一切才刚刚开始、乐看赵家人互怼。其实,别人家姓不姓赵还难说,我黎大头是坚决认为安邦可是真姓赵的。别的不说,单凭前阵各种关于吴某被控的消息满天飞的时候,立马出来的一段新闻“吴小晖4月26日在安邦总部接受《新京报》采访”就让谣言瞬间化为齑粉。试问如今天下,除了真正的赵家人,谁能四两拨千斤把一场飓风化为无形?对比那个躲在香港四季酒店最后被擒的超级白手套肖某,你就知道今日天下是谁家天下了,谁才是真正的赵家人。

今天上午,我看见有媒体人在群里力挺财新的胡舒立女士,声称她的人格是一流的,如果她有什么不堪,愿意自杀等等。只看得我黎大头替这个媒体人捏一把冷汗。我当年在北京做出版的时候,曾见过胡舒立女士,就是在那个著名的4、24会议上,红二代张木生的新书发布会,2013年4月24日下午,刘少奇之子刘源将军和京城许多名流出席,张木生在会上放出狠话:有的领导人在抱着炸弹玩击鼓传花,下一任领导人绝不允许这样做!那天我正好坐在刘源将军背后,面对着胡舒立女士,听着这话直感叹:到底是红二代有底气,有气势,秒杀无数公知。会议完了,我走到对面和卢跃刚先生交换名片,准备闲聊两句,卢先生很客气,他身旁的胡舒立却显得很不礼貌,不停的插嘴问卢先生:待会去哪里吃饭,有啥好吃的?我完全没想到面前的这个胡舒立居然是被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的那个人。毫无礼貌且趾高气扬,我只有终止和卢跃刚的对话,礼貌的和胡女士点点头,只见她站着,眼镜望着前方,目空一切、居高临下的朝我回点下头。我原来对胡女士的好感瞬间乌有,很难想象这就是名扬天下的那个胡女士。

后来看媒体报道才知道,胡舒立女士也算是个红二代,父母都是1949年后的革命干部,外公是《申报》的编辑,出版家胡愈之是其外公的大哥,她也算是名门之后。但从现在这情势看,胡愈之先生可能不如这个后代有名了。胡舒立女士先后掌门《财经》、《财新》,以曝光财经黑幕获得极高声誉,不仅在赵国风光无俩,也让“境外势力”青眼有加,据报道,她获得许多国际荣誉:2001年,胡舒立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当年50名“亚洲之星”之一。2006年,英国《金融时报》将她列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专栏作家”之一,美国《华尔街日报》将她列为“亚洲最值得关注的十位女性”之一。她还获得哈佛大学尼曼基金会颁发的2007年度刘易斯·李仰士新闻责任与正义奖。2009年和2010年,两度获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年度世界百名思想者”之一。2011年,登上美国《时代》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榜。2013年,入选“福布斯亚洲商界权势女性榜”。2014年,胡舒立荣获2014拉蒙•麦格赛赛奖。

但是让坊间长期不解的是:在赵国这个新闻被严重管制的国度,何以别人做不了的事,胡舒立能做到呢?难道是宣萱系统百密一疏对她网开一面?显然不是,赵国管控向来不留死角,不留余地。坊间因此就认为她上面有人,所谓无靠山要毙稿,有背景才有猛料。胡舒立因此成为一个蒙着面纱的人,她露出的大多不是是蒙娜丽莎的微笑,而是正义凛然的强势冷峻。

对于坊间的各种猜测,资深媒体人程益中曾有深刻评论:“《财经》已经达到了一种高度,这将它置于低级官僚的势力范围之外。《财经》的话题没有影响到根本的统治体制,因此它相对安全”、“我不是在批评胡舒立,但《财经》在某些方面是在为一个更具权力或一个相对更好的利益集团服务。”被称为曾经南方系精神领袖的程益中深深了解胡舒立和她的传媒帝国,胡舒立的媒体之所以经常能放猛料,不怕各种官僚系统的“跨省”,是因为她“是在为一个更具权力或一个相对更好的利益集团服务。”,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影响到根本的统治体制,因此它相对安全”,真是只有行家才最懂行家,说白了,胡女士之所以能在赵国高举“揭黑”大旗而衣食不愁鞋也不湿,其实不是她有如追捧者声称的那样有什么新闻理想或者专业主义情怀。在赵国森严文网下,新闻情怀已经成为一句笑话了。所以,每每看到有其粉丝把胡女士打扮成唐吉珂德似的理想主义者时,我就笑了,明明是帮着某些利益集团在干活,非要说成是正义的女神,这岂不是世纪谎言?

话说回来,真正的怀抱新闻理想的人我倒是见过。几年前,我曾在北京郊区的一家报社去拜访王克勤先生,他破乱的办公室堆满了访民的来信和材料,房间的沙发破得都露出了里子,坐上去都咯吱响。王克勤倒是一直拼命做新闻,可最后还是被赶出体制,无奈的转型做起了公益。所以在赵国,贩卖情怀装扮正义旗帜的人多半是可疑的伪善者和装逼犯,骗骗刚入行的实习记者还可以,欺骗不明就里的外国人同行也行,如果一路无限装逼,真把我们吃瓜群众都当成傻瓜,早晚会露出马脚,自证自己的虚伪与无耻。

老友温克坚对最近安邦传闻事件评论道:“赵家人在政治立场上的一致性并不能自动为他们在经济利益上的争夺提供规范和准则,赵家人财富曲线也很陡峭。一般而言,在经济繁荣时期,赵家人可以利用权力庇护,行政垄断,信贷资源或油电煤气等关键资源的掌控,在不同领域各自攫取利益,实现某种共赢。但这种掠夺型的经济发展模式会遭遇瓶颈,当经济不可避免的进入到萧条阶段,曾经可供榨取的很多利益结构消失,高回报资产越来越集中,共赢模式被打破,内部厮杀不可避免,这时候,豺狼也可能成为猎物。”

既然厮杀不可避免,那就谁也别装逼,毕竟,厮杀比拼的不是谁嗓门大,而是谁的实力强,谁的手段高。谁是豺狼谁是猎物还难以预料,不过,一切确实已经开始,好戏一定会连台!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