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宇药业空间分析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1)利拉鲁肽门槛太低,国内类似药物非常多。翰宇药业卖原料药或许有赚,制剂不奢求。

利拉鲁肽(原研)2017年销售37.66亿美元!

(2)$翰宇药业(SZ300199)$ 2018年的业绩爆发亮点在:国产独家特利加压素。

每年死于乙肝后肝硬化的病患数是35万。即使重症患者死亡率再高,也不会超过50%。况且到终末期后,很多病患每年就诊次数>2次。所以,可以估算国内每年有使用特利加压素适应症的患者数为70万。这里面还没有计入丙肝后肝硬化和酒精性肝硬化的病患数。

特利加压素最新招标价是450元/支。德国辉凌本来学术推广不够,更不可能首先发动价格战。该品种也不属于国家医保谈判品种。短期价格应该可以稳定。

笔者推算出特利加压素的每年国内最大市场空间是:70万名乙肝后肝硬化病患×8支/次×450元/支=25.2亿元。因为考虑到翰宇药业特利加压素的市占率是90%,并且有病患会使用廉价副作用更多的垂体后叶素。

所以,打对折,翰宇药业的市场空间也有12.6亿元。

再考虑到目前翰宇药业的特利加压素毛利率高达惊人的96%。

所以,即使以特利加压素单品种计算,如果到达目标使用量,翰宇药业现有股价和其他产品营收不变,市盈率将会在(数年后)降到惊人的
20PE。

(3)还有一个预测2019年业绩爆发点,美国ANDA上市的格拉替雷制剂(多发性硬化孤儿药)。该药也可能国内首仿。

格拉替雷原料药技术壁垒高。

梯瓦制药格拉替雷(原研)2017年销售38亿美元!!!

即使翰宇与爱克龙联合销售水平太差,也估计有4亿美元营收,也就是大于24亿元RMB。

(4)潜在风险:应收账款高达10.84亿元RMB。

(1)$翰宇药业(SZ300199)$ 面临的困境。


笔者恰恰曾经深入研究过这家深圳的制药公司。可以这么说,翰宇药业已经被市场主力抛弃。

(2)起飞的前提条件。

十大股东中陈自勤一直坚定不移的减持,肯定是股价萎靡的原因之一,市场主力不可能免费抬轿。

(3)应收账款是最大隐患。

高达10.84亿的应收账款,才是最大的隐患,笔者认为公司实际上是缺钱的,这也间接解释了重磅制剂迟迟不能上市。

可喜的是,今年Q1应收账款增速减缓。

(4)明年控股股东减持成本。

同花顺APP软件显示是23+元,是不正确的。因为有股权激励,所以毛估估,成本价是16+元。

考虑到明年3月解禁,应收账款可能会持续改善,净利润可能会大幅增长。

参与困境反转行情的前提是:业绩和现金流改善。

(5)公司的产品线和在研产品。

去年特利加压素制剂和依替巴肽进入医保目录,今年各省开始招标,下半年可以见效。

格拉替雷制剂参与美国ANDA,时机太迟,但是因为格拉替雷原料技术壁垒高,2019年仍然值得期待。(可能国内首仿)

利拉鲁肽原料药技术壁垒较低,考虑到公司是多肽类药物国内龙头,销量增长仍然值得期待。

特立帕胎可能三仿,次仿是信立泰。管理层的策略和现金流管理能力的确不怎么样。

西曲瑞克可能2019年国内首仿,但是近期正大天晴已经首仿加尼瑞克上市,是直接竞争对手。

总之,翰宇药业危机没有消失,希望犹存。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