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武:欧洲的启蒙运动(之三)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亚当.斯密
本文为陈浩武先生2018年04月27日在共识沙龙微信公益讲座《欧洲的启蒙》演讲整理之第三部分,讲解了法兰西和苏格兰启蒙运动的比较以及欧洲的启蒙运动对中国的影响。 我要讲的第四个问题,就是苏格兰启蒙和法国启蒙的比较。
我们往往都会把眼光聚焦到法国的启蒙运动。毫无疑问,法国是启蒙运动的中心,但是在英国或者说在苏格兰也有一个启蒙,而且这个启蒙也非常的重要。当时的苏格兰被称为“北方的雅典”,因为那个时候苏格兰群星璀璨,比方说亚当•斯密、大卫•休谟、亚当•弗格森,所以苏格兰启蒙同样拥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那么,法国启蒙和苏格兰启蒙有什么区别呢?
第一,法国的启蒙运动诞生在贵族的沙龙里,而苏格兰启蒙则诞生在大学里。苏格兰从15世纪就开始建立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大学,比方说1411年的圣安德鲁斯大学,1451年的格拉斯哥大学,1495年的阿伯丁大学,1583年的爱丁堡大学,这些大学完全是按照世界上最早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和法国巴黎的索邦大学的模式来建立的。这些大学在整个苏格兰启蒙运动当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法国启蒙都是在沙龙里面进行,这个沙龙就是一个公共空间,这些哲学家、思想家、知识分子在这个沙龙里讨论问题;而苏格兰启蒙创立了精英协会,精英协会也被称为“文人共和国”。好比说像苏格兰的哲学协会,格拉斯哥文学社,阿伯丁智者俱乐部,爱丁堡精英协会等等。所以,苏格兰启蒙学者往往都有一种跨学科的特点,比方说非常有名的亚当•斯密,我们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经济学家,他写了一本很重要的书,叫《国富论》;但是他还有一本更重要的书,叫《道德情操论》,他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学家,也是一个哲学家。
第二,法国启蒙运动前所未有地强调理性,高扬理性主义的大旗,以理性主义来批判专制主义、等级社会、教皇的残酷迫害和宗教的狂热。但是苏格兰启蒙更能够认识到理性的局限性,就像我刚才讲到的康德,他也认识到了,但其实苏格兰的启蒙者更早地认识到这一点,他们认识到理性本身在驱动和实现社会变化方面的局限性。比方说,像休谟就认为,道德法则不是理性创造的,而是经过演化而来的。
另外,苏格兰学派也认为,理性不但不应该对人类文明加以重新设计,而且理性本身也没有能力来设计出一套完美无缺的文明体系;如果理性要强行地整体设计文明体系,那一定是一场灾难。大家知道哈耶克有一本书,叫做《致命的自负》,其实就是在批判这种建构。所以我觉得,苏格兰学派非常了不起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很早就预知到了这一点,这种对理性主义的高估就是哈耶克所说的“致命的自负”。哈耶克一直认为,所有的社会秩序其实是在一个自由状态下的自发秩序。
第三,就是在对待人类社会的现代性问题上,法国启蒙运动和苏格兰启蒙运动是不一样的。法国启蒙运动将理性之光洒满人间的同时,对未来社会的图景的构想主要集中在自由、平等和宽容上面,所以法国启蒙运动形成的口号是自由、平等、博爱。而苏格兰启蒙运动认为,人类社会相继经历了捕猎阶段、畜牧阶段、农耕阶段,最后达到商业社会和公民社会,因此,未来的社会秩序是市场、法律和道德。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同样是三个元素,法国启蒙运动强调的是自由、平等和博爱,而苏格兰启蒙运动强调的是市场、法律和道德,显然苏格兰这个更有道理。 最后,我简单讲一下启蒙运动对人类的影响。
毫无疑问,启蒙运动非常深刻地改变了欧洲的文化,特别是使一千多年来这种基督教文明的基础发生了一个重要的改变。理性主义的高扬,带来的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现代科学和现代哲学的兴起。罗素认为,17世纪是现代科学和现代哲学携手兴起的世纪,为什么他这样认为?因为有一大批天才涌现。在科学领域,有伽利略、开普勒、牛顿、波义耳、惠更斯;在哲学领域,有培根、笛卡尔、霍布斯、洛克、斯宾诺莎。
那么理性主义是不是都是正面的呢?也不是,它有一些值得批判的地方。比如说法国启蒙运动把理性主义高扬到无以复加的高度,以理性来取代上帝,在一定的程度上,颠覆了欧洲一千多年来基督教的价值观,它力图用这种理性的构建的世俗价值观来取代基督教价值观。所以在启蒙运动后期,这种对神的批判、对上帝的批判,甚至无神论大行其道。也因为无神论大行其道,导致了边沁主义的兴起;边沁是一个社会设计师,也是一个哲学家,他希望能够构建一种全新的价值系统来替代一种旧的秩序。哈耶克所批判的所谓的构建主义,它的代表人物就是边沁。 边沁
边沁认为,社会其实是一个可以用人们的理性重新构建的对象,所谓的乌托邦就来源于这种理念。通过边沁的学生罗伯特•欧文的传播,这种理念对后来的社会主义观念和共产主义观念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我们以前学马克思主义都知道,马克思主义有三个来源,它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就是来自于欧文、傅立叶。边沁的理念,显然和哈耶克的在自由状态下的自发秩序是截然相反的路径。
启蒙运动对中国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我们知道,在边沁的这种指导思想之下,第一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苏俄诞生。苏俄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和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通过举国体制赢得了经济的大幅度发展,生产力大幅度提高;而与此同时,西方却陷入1929—1933年的经济大萧条。两相比较,似乎给人们一个美好的愿景,认为通过边沁的理论,人类社会可以理性构建乌托邦,证明所谓社会主义的成功。当时的罗素、杜威都对这种体制大加膜拜,他们认为边沁的构建主义思想是完全行得通的,而且还可以非常有成效。
大家知道,五四运动前后,中国有三个传统:以陈独秀和李大钊为代表的苏俄传统,他们强调激进的革命,以胡适和蔡元培为代表的自由主义传统和以严复、章士钊为代表的英美保守主义传统。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三种传统,陈独秀和李大钊的激进革命传统,就是后来的共产党;胡适和蔡元培在激进状态下的自由主义,就是后来的国民党;而严复和章士钊的保守主义在历史的长河当中完全被淹没,就是那种真正的英美保守主义、宪@ 政思想在中国没有成长,为什么?因为我们在五四运动的时候,接受了苏俄这种传统,接受了边沁的理论,接受了法国大百科全书派的思想对我们的影响,所以我们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我现在做一个简要的归纳,这个讲座的主题是启蒙运动,我一开始就提到了两种不同的历史观,然后展开启蒙运动的话题。在16世纪的欧洲,两个不同的文化圈发生了两场不同的运动,那就是“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这两场运动对欧洲的文明进程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同时,宗教改革的负面效果,导致另外一场运动的兴起,就是“启蒙运动”。“启蒙运动”的核心是在弘扬理性,所以又导致了现代科学和现代哲学的发展。“启蒙运动”有极为珍贵的历史遗产,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它也产生了问题,核心就在于科学和宗教的博弈,特别是在法国启蒙运动后期,“无神论”的高扬,“大百科全书派”的兴起,使知识和理性替代了上帝的权威,替代了信仰的权威,使人们又走向了一种科学主义,也就是中国的五四运动引进的“赛先生”。
有一次周有光先生跟我们说,本来我们应该是德先生和赛先生——德先生就是信仰,赛先生就是科学——但是周有光先生开玩笑说,德先生没有拿到护照,所以它就来迟了。回过头来看,我们中国儒家的文明本身对法国传统,就是革命的传统、大陆法系的传统,也就是强调科学而不强调信仰的这种传统有很强的亲和力,这都给我们的今天留下了很多伏笔,也是我们今天还需要反省的地方。 我今天的讲座就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 完 -

评论

2条评论
  1. Gravatar 头像

    goneclock

    您好!请问一下,这个共识沙龙微信群,是否有什么加入的渠道呢?我对里面的讲座非常有兴趣,还请指点一下..

    • Gravatar 头像

      justrun

      @goneclock 不好意思,我也只是在微信公众号上看见的文章,并不知道这个微信群如何加入。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