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人论坛”透露出中国未来政策走势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作者 | 香江咀子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暨50人论坛成立二十周年”的庆祝活动在北京举行,9月16日的钓鱼台国宾馆,中国主流经济学家齐集一堂,共论时政。

图片来源:网络
有不少媒体将这次论坛解读为,学界对此前一段时期经济政策与社会影响的集中反思。
今日,反观这次50人论坛的视频和文字转录内容,发现其实经济学家们所表达的观点,述往思来、高屋建瓴,有的就一个话题深入发表意见。当然,也有的随声附和、人云亦云。
谈论的话题,从改革开放以来的得失、到供给侧改革、到市场制度基础的夯实、以及经济学未来的发展方向,等等。甚至连当下关心的话题,如国进民退、减税等等,都有所涉及。
当下,民间和商界对中国的发展信心不足。在我看来,此次“50人论坛”的意义,就在于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寻找各界都可接受的共识点。这对于当下的中国,意义非常重大。
如果不能形成对经济发展的全社会的共识,那么前40年的发展成就无异于建立在沙土之上,禁不起狂风暴雨的冲击。
本文总结“50人论坛”与会发言者的主要观点,尝试解读从民间、商业、到学界、政府对于中国当下和未来走势的重大问题的判断,从中捕捉未来政策的方向。
一、供给侧改革
1.改革执行出现的问题
前财政部长楼继伟首先提出关于供给侧改革的问题。
图片来源:网络
目前,民间对于供给侧改革的理解是负面的,往往和“去产能”、“环保限产”以及“国进民退”联系到一起。
因为供给侧改革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以目的代替手段”的现象;本应当通过政策杠杆来调控,却在落实的过程中成了行政指令。这样做虽然立竿见影,但可能带来后续的不良影响。
“三去一降一补”,楼继伟说,“本来是针对成本过高、库存高企、杠杆过高、成本过高等结构性问题而提出的改革目标和任务。”
在实际的过程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的是,“去产能”就是下达指标,你去多少,我去多少,唐山去多少,山东去多少。”
对此,易方达总裁刘晓艳女士也提出了类似的观察:
“……奇怪的现象是,一方面政府执行力非常,各种重磅的改革政策层出不穷,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市场对深化改革的呼声又比以往更强烈,这些现象是很奇怪的。”
“而且,一方面我们在推动生产要素的有效的应用,另外一方面又发现,真的是你觉得生产要素在发散,没有在聚集,而是在发散。”
图片来源:网络
楼继伟认为,下一步改革要避免这种老式的计划经济手段来实现改革目标,改革是一个综合的政策体系,要让市场在这个过程中起到基础性的配置作用。
刘晓艳还提出了关于制定目标应当考虑科学性,并且要各部门统筹兼顾,不要让效果叠加。
“出了问题的企业,你打它一拳,把它打醒,健康,挺好。但你连打5拳,估计就打死了。”
2. 要素资源市场化
生产要素包括劳动力、土地、资本、以及信息,还有企业家才能。供给侧改革的真正逻辑应该是生产要素配置的效率提升。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这正是对当下中国最佳的一剂药。资本怎样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促进科学技术发展;而不是进入银行同业、委外贷款、空转套利、甚至是高利贷、P2P这些虚拟的领域。这是一个大问题,这是金融领域供给侧改革的核心。
劳动力市场,同样存在改革的空间。这无非是围绕着户籍、养老、医疗、教育等问题的深化改革。
楼继伟指出:
之前清理“非中高收入群体”是一个错误。根据国际经验来看,一个中高收入的城市就业人口,需要四个中低收入人口为其提供服务。
如果把低收入口人都赶走了,那么劳动力成本大幅度提高,高收入的人口会“活不下去”,最终也会离开,甚至移民出国。
这样就造成了高素质人才的流失。
3.政府行为约束机制的建立
当下对于最新的税改方案,社会议论较多。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指出,从一个长期的逻辑来看,这是因为政府与国民对财富分割没有一个互相约束的机制。
图片来源:网络
2017年开始出现的三大现象值得引起注意:
①财政收入增速超过GDP;
②土地财政收入远远高于往年;
③新税改方案把人保部的东西转移到了税务局,通过税务的强制性来分割国民的工资收入。
这几点都在增加中国经济的宏观税负。有人测算,从2012年开始,企业利润扣除一定的风险拨备,再减去宏观税负之后,得到的净利润是负值。也就是说,企业越干越亏钱。这个情况一直在扩大。
反观美国,在里根减税政策推出之前,企业的所得税的边际税率是70%。使得没有人去投资实业,而金融市场形成各种泡沫。因此里根的“供给侧改革” —— 减税,就抓住了要害。当今中国也是同样的处境,但中国减税谈何容易,问题就归结到政府开支的约束上来了。
论坛上,盛洪一度高呼:中国的宏观税负可能会使我们的经济走向崩溃的边缘!
二、所谓“国进民退”
国进民退,是此次“50人论坛”讨论的第二个关键议题。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院院长李扬,主要谈了关于这一轮“国进民退”的原因。
图片来源:网络
李扬认为,这一轮国进民退是经济下行压力下企业自救的结果。
“虽然我们口头上说对民企不歧视,但实际上是有歧视的。”
之前民企融资主要靠影子银行,但现在金融去杠杆把影子银行干掉了,民企得不到钱,没有办法,要么找国企做保护伞,要么跑路。民企加入国企,可以维持利润,保护社会就业,皆大欢喜。
但是弊端也是存在的。李扬认为,国企的效率还是会低一点的,这是第一。第二是开始给民企派领导、派书记,这样会“窒息”她原有的生命力。
此外,从积极的角度看,这是国企改革的机会。此前我们国家提出过国企改革的规划:管资本不管企业和混合所有制改革。
这两个都是2015年成立“国企改革领导小组”时提出的,但一直没有得到任何落实。目前国进民退正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如果能借助目前“国进民退”的机会完成国有企业改革,那对于全社会都大有裨益。
国进民退不止中国有,西方各国历史上也有过国有化和私有化交替进行的过程。二战后的日本和西德,都是靠类似国有化的“社会市场经济”来实现经济高速增长的;而在上世纪80年代的全球化浪潮之中,以撒切尔新政为代表的“国退民进”又成了当时各国经济政策的效仿对象。
因此,“国进民退”与“国退民进”都是经济发展中的正常现象,不必过度担忧。需要做的是抓住每一次机会,为经济和社会带来实质的发展。
竭泽而渔,不如退而织网。
三、经济证券化与证券货币化
来自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郑新立,主要讨论了货币在扩大内需中的作用。
曾几何时,民间对发行货币有着深深的恐惧。大概是自从一系列关于货币的阴谋论书籍大规模流行开始的。货币虽然不是美丽的天使,但对经济来讲,却绝不是洪水猛兽。
图片来源:网络
郑新立认为,目前贸易战的应对方式应该是扩大内需。但扩大内需与金融去杠杆相矛盾。其根源是中国金融市场发展不完善造成的。
当前中国经济的货币化率较高,M2/GDP的比值超过200%;但经济的证券化率太低,不足50%;此外,民间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比率持续下降,今年已经低于60%。这一切都说明中国在“去金融化”,金融市场的功能越来越弱,企业获得资金的方式越来越依赖银行。
银行提供资金的方式,使得企业的杠杆率过高;而去杠杆又使得企业得不到资金。这就是吴敬琏老先生在论坛开始的时候提到的“跷跷板”问题。中国经济似乎一直在“一紧就死”和“一松就乱”之间反覆。
因此,郑新立提出,扩大直接融资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经济证券化,资产证券化,证券货币化,这几天途径可以使企业在保持低杠杆的环境下获得融资,也使得老百姓和民间资本多了许多参与企业增长的途径。而这一切的关键,是变审批制为注册制。
最后,关于房地产调控。用银根松紧来调控是很浮皮潦草的方式。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本质是结构性的,是城乡二元矛盾导致的。这是许多经济学家的共识。货币超发导致房地产泡沫的说法似是而非。
四、科技的定位与发展
邓小平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图片来源:网络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在谈到科技在中国的发展的时候说:科学技术不仅创造财富,也决定着财富的分配权。当今社会,科学技术在经济、政治、军事、乃至外交中的影响越来越大。今年4月美国制裁中兴的事件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你在科技上有短板,你在外交上就不能挺直腰板。”
“今后对于中国科技的发展,在国民经济中的定位,……这个问题需要研究一下”
而此前,有一个挂在嘴边的表述,叫做“科教文卫”,把科学和教育、文化、卫生放在一起。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在许善达发言之后,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总裁潘,提及了中国科学技术发展的一些细节问题。
目前,政府经常谈到“人工智能”、“机器人”、“大数据”、“区块链”等等,但这些,潘仲光认为,都是下游科技,是应用科技;我们应该发展上游科技,比如,新能源、芯片技术、显示技术,等。
这些上游技术,其实台湾在很多领域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无法参与其中,甚至无法参与合作。包括韩国的技术。
如果民间资本去投资的话,面临资本管制的问题,但国企投的话,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这些都是以后要探索的方向。
五、总结
“50人论坛”是中国最高水平的智库,而此次“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暨50人论坛成立二十周年”的活动,更是具有不同的意义。因为中国面临一系列正在发生和可能发生的深刻变革之中。
图片来源:网络
因此,我们解读这次“50人论坛”的意义,便在于此。它将为我们理解未来中国发展的机遇和挑战,以及把握未来政策走势,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REVIEW
往期回顾

评论

2条评论
  1. Gravatar 头像

    Qingsong

    这就是中国顶级的专家水平?全是混饭吃的御用马屁精!中华民族崛起无望!两千年前战国时期秦国商鞅都比你们高明。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在于不法制,不公平!离真正的市场经济还远得很!

    美国之所以强大,不是因为其本土很少经历战争,也不是因为它发过战争财,而是因为其法制实施得好,社会相对公平、透明。任何人,只要有所长,肯努力,即使毫无背景毫无资金,也绝对有大把机会创造出FACEBOOK之类的成功企业(这才是真正的开放!不问肤色,不问信仰,只要遵纪守法,充分保证你勤劳致富的权利和社会环境,大家都在公平的环境中自由竞争,不歧视也不扶持。这才吸引了全球的人才,也才使其社会活力无限。而不是中国这种所谓给你优惠政策、所谓市场换技术,纯粹是愚昧的傻逼想出来的主意。只要是稳定的法制社会,全球所有人都愿意来投资!根本不需要所谓什么招商引资,因为有市场在啊,美国那么敌视华为,华为都还要想法子进去。)。即使今天微软、高通、亚马逊、苹果等通通倒闭、明天美国仍然会崛起比微软高通之流更厉害的企业,就因为美国整个社会,从制度、从文化、从历史都和较完备的法制紧紧绑在一起,充分保护每一个公民的权益,充分限制每一级政府官员的行为,充分维护每一个企业的正当经营环境、充分保证市场的公平竞争。在这样一个良好的生态下,企业不需要考虑找关系,不需要害怕研发出来的东西被人山寨,只需一门心思放在经营上,只要产品好,经营好,就能成为第二个微软,第二个苹果。每天都有无数的逐步壮大逐步伟大的公司。

    中国保护知识产权上确实做得非常差劲(看得出有时候是政府故意不保护,以为国企能少花点买正版的钱,以为能给国企节省研发费用,以为能让国企偷技术弯道超车,傻逼短视!),还以为占了其它国家的便宜,殊不知这严重阻碍了中国社会发展,任何高科技,只要肯投入研发都可以搞定,我本人曾在华为从事技术工作多年,非常清楚。国外的很多高科技也是人家投入大量资金从零开始一步一步研发出来的。而GCD把宝贵的资源大量浪费在蛀虫都不如的垃圾国企上,还整天叽歪什么底子薄、没经验、被技术封锁等等,纯粹是傻逼(小日本战败的时候比中国惨得多,但今天人家比中国发达很多。而且是靠大量的高科技实业支撑的真正发达,社会环境和法制的功劳。)。国外很多有名的大企业,例如思科,就是由普通人(一对普通的教师夫妇)建立,同样没有经验,同样没有资金,同样被“封锁”,更没有政府扶持,全靠自己一双勤劳的手,逐步发展壮大成为一家高科技跨国大企业。你以为你今天偷了别人的技术你就超英赶美了?傻逼,古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相类似的,只要你维护出一个好鱼塘,就能养出很多很多大鱼,而你却仅仅着眼于今天去隔壁家偷一条鲤鱼,明天去偷一条桂鱼,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靠偷鱼吃得还不错。结果导致全国人民都当小偷,永远落后于世界,永远停留在努力追赶世界的满清年代。真他妈傻逼。由于知识产权保护严重不力,企业花上亿投资研发出来的东西还没卖得一千万就被别人山寨,然后别人由于没有前期研发投入,完全能以超低价格卖同样产品,而辛辛苦苦做研发的企业注定倒闭。所以中国的企业家谁还愿意踏踏实实做研发?还不如坑蒙拐骗来钱快,即使被抓顶多罚个几百万,和赚的上亿元比起来实在无所谓。最终没有人做研发,中国就只能永远在“追赶国际先进”中,永远在抱怨“被西方封锁”中。中国社会被党教得最擅长喊口号,全民炒作,靠PPT的“高科技企业”多得很。

    中国政府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地位(这个不仅是政权,还包含对社会经济,对社会资源的统治),不惜浪费财政或者命令银行贷款给那些对社会毫无贡献的国企,即使是各种给企业减负政策也是主要给到国企,结果就是垃圾不仅不被淘汰,反而占用大量资源过得很滋润,如此一来谁还愿意做好?现在政府就是一个愚蠢的园丁,树子上的枯枝烂叶不仅不剪掉,还把不多的营养拿去维护这些垂死的东西,而好的枝叶却得不到营养生长,树子就只能一直是病怏怏的耗着。为什么美国敢和中国打贸易战?因为美国产品很难被替代,而中国产品大多是低端复制或者组装,很容易被替代(在美国大行其道的很多中国产品靠的是低劳动成本或者是发达国家放弃的高污染行业,根本没什么竞争力,别人想做的话,轻而易举。而很多美国产品,中国根本没有能力生产。你要愿意就使劲把芯片关税提高呗,有本事别怕摧毁中国那些看起来多么“繁荣”的“高科技”企业。什么联想、什么海信,全是做苦力的组装工厂,联想大量的资金不知道投研发,却拿去买IBM已经不赚钱的PC业务,去买被通信行业淘汰的MOTOROLA。规模是不小了,但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技术,分分钟就能被美国灭。)。美国从来不喊什么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傻逼口号,但人家就是能依靠科技统治全球!

    我有很多认识的人在政府机构或者国企,感触很深,他们的工作主要就是三块:1.围着领导转,聊天拍马屁等等。2.喝茶看报纸。3.各种重要讲话、各种重要精神的学习。除此而外呢再用那么一丁点业余时间做点好像和业务相关的事(甚至有的几乎就什么业务都不做)。国企基本和国足一样是废物已经是中国全社会的共识!(只有极少数国企,例如格力还算正常企业)。居然有人建议让国企领衔投入上游科技研发,我看只会出来更多的“汉芯”,全世界只有中国政府可以随心所欲的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只要被政府或者国企染指的任何项目,大多无法按市场规律完成。做得再烂,只要在政府或者国企有“人脉”就可拿到项目、拿到资源、拿到优惠。而踏踏实实做得好的公司如果没有“人脉”却生存艰难。拜政府和国企所赐,中国有时候就是淘汰做得好的,留下做得差的,因为“人脉”很重要。什么“国企的效率还是会低一点的”,扯淡,国企直接是现在中国社会发展的阻碍!(在目前人治的环境下是,如果是比较完善的法制,市场真正公平,那么国企问题应该没现在这么严重。)中国目前很多表面上看到的繁荣,例如高铁(不是自己一个个脚印发展出来的,所谓市场换技术抢来的),例如什么海外基建(很多是中国政府买单哈),房地产(炒房比做实业赚钱多了,大家都不愿做实业了,和满清时的鸦片有何区别?),都是虚荣。中国股市市值最高或者最赚钱的的是什么公司?茅台!或者就是些房地产、金融!美国呢?苹果、亚马逊等高科技为主。一个建立在沙子上的海市蜃楼还好意思拍什么“厉害我的国”。

    只要有一天是人治社会,中国就永远还是吸食着鸦片的满清,复兴无望。这些所谓顶级专家还不如回家好好看看《大秦帝国》,好好想想为什么是秦国统一了中国。可惜了,如果秦真能万世的话,可能今天中国已经是法制社会。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