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你好大的官威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01
该对学长怎么说话,心里没点数吗?
这两天,“学长”两个字因为下面这张图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这是某大学学生会的内部对话,一位刚加入学生会的小干事在群里问“七号要开会吗?”顺便@了一下学生会主席。
紧接着该校的学生会副主席袁同学就不乐意了,立刻在群里怼道“杨主席是你直接@的?是你在叫学长吗?他妈自己没点数?”
一个高校版的官场现形记不导自演、精彩纷呈。
小小年纪,忽然管了几口子人,有点得意忘形可以理解。
但更令我深思的是,从什么时候起,“学长”已经成了高年级同学的标准称呼。
02
“学长”、“学姐”的兴起
要知道,在中国高校,以前是没有“学长”、“学姐”这类称呼的。
我记得我人生里第一次听到“学长”的叫法,是大一入学的时候。
我们几个同年级的一起打篮球,过来一个面相很老的学生,告诉我们要使用场地。
那时候我们大一新生,不能带电脑,没有女朋友,对这种要求当然是严词拒绝。
结果这位学长忽然勃然大怒,怒斥我们:你们哪个系的?就这么跟学长说话?
我们几个乡下来的生瓜蛋子,第一次听到“学长”这么洋气的称呼,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但我们还是从他语气里听出了不友善,看他忽然端起了“学长”的架子,于是我们知错就改,改变了说话方式。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地把篮球砸到他脸上,好好揍了这位“学长”一顿。
这就是我们那个年代,自称“学长”的下场。
那时候虽然在港台偶像剧里,还有日漫里经常听到“学长”的称呼。
但是,基本上我们还是喜欢叫“师兄”,而且这种叫法,也仅限于一个系几个特别牛逼的学霸学神,经常上主席台领奖的角色。
至于其他路人甲,一般叫个同学了事,对于年长的师兄师姐,还有一个让他们更加腹诽的称呼”老生。”
想想当年的“学长学姐”们也真是不容易。
“学长”一词源于日语,日本学生习惯对高年级学生称呼“前辈”。
动漫中人气较高的学长有《天降之物》中的“学长”守形英四郎。
《樱兰高校男公关部》的honey等都是被称作“前辈”。
而到了台湾人嘴里,这个词就变成了“学长”。
并随着台湾偶像剧在大陆的流行,逐渐成了大陆地区对高年级同学的称呼,甚至在中学小学也开始逐渐风行。
在日本文化里,不光对“学长”要使用敬语,同时还要行礼。
韩国台湾也不遑多让,不但是表面文章要做足,在这些国家和地区,“学长”霸凌学弟学妹的事件不绝于耳。
2015年,花莲东华大学4个男生因为没喊“学长好”,被“学长”勒令在大雨中罚站一个小时,更是强制灌酒,几乎死于非命。
还有高中“学长”因为不满意学弟的社交媒体发文,被拉到厕所喂屎。
校园霸凌中,“学长”这个词频繁出现。
可以说,文章开头的一幕,如果出现在日韩和台湾高校,丝毫不令人惊讶。
03
今天的学长就是明天的
上司
何也?
日本使用的此类称呼,根植于日本森严的等级社会。
在日本,“学长前辈”不是白叫的,是有切实的现实考量。
先毕业的“学长”意味着先入职,意味着在未来,“学长”们将把持更多社会资源。
结交更多的职场前辈,对于年轻的学弟而言,无疑多了一条人脉。
日本的校友关系,常常伴随一生。
日剧《半泽直树》里,半泽直树的身边站着的永远是庆应大学的同期好友,渡真利忍和近藤直弼。
实际上,对于庆应大学这种名校,很容易在一个大企业内形成“庆应系“这样的派系。
派系内部互相支持站队,共享资源,是家常便饭。
日本企业过去奉行终身雇佣制,现在虽然已经改良,但是从一而终依然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这也意味着,你上学的时候打交道的“学长”,以后是你的同僚,甚至是你的课长社长。
所以傍上了“学长”,也就意味着在未来多了一条坦途,而一个职场小白一旦被前辈倾轧挤兑,甚至可能失业。
日本与中国不同,一旦遭遇失业,再进入社会会变得异常艰难,很可能终生失业,成为家庭破裂,妻离子散,甚至父母都嫌弃的“无缘人”,流落街头。
日本的“学长”文化,正是这一社会现象的反映。
某种意义上说,“学弟学妹”对“学长学姐”无论是经济上还是人身上都有一定依附性,才形成了这种畸形的文化。
韩国和台湾也是如此,无论各行各业,社会普遍进入一种论资排辈的状态。
阶层板结成为常态,自然“学长”也就威福自用,虽然有识人士不断呼吁,政府三令五申,也根本无济于事。
04
当我们叫“学长”时,我们在叫什么
当我们借鉴日本文化中的“学长”、“学姐”称谓的时候,其实说明社会在悄然发生变化。
过去的中国大学生,毕业就是国家干部,天之骄子,大家都是社会主义建设者,为人民服务,自然不存在什么“学长”。
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是风云激荡的三十年,无数人的生活地位、活动区域、财富都在迅速的变化。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当年的万元户可能是后来的穷光蛋,这种两三代人的积累经营都靠不住,区区早毕业一年的“先发优势”,在风云激荡的社会大潮面前,更是不值一提。
所以“学长”也好,“师兄”也好,都并不能天然赢得后辈的尊敬。
大多数的高年级“学长”,最后只剩下一句尴尬的“老生”。
但现在,中国却悄悄地换了称谓,“学长文化”盛行,其实也暗示着中国社会正在朝日韩发展。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开头那位副主席袁同学所在的成都航空职业学院是一所职业技术学校。
这些学生如果不出意外将来是要进入同一行业,甚至就是那几所有限的航空公司。
谁先就业,谁就更有资历。今天的“学长”就是明天的前辈、师父或者领导。
当利益和资历挂钩,还会疑问“学长”的官威哪里来吗?“学长”的官威就是从这来的。
叫“学长”的不止是职业技术学校,在中国的名校中,热衷于组织校友会,同学会,同乡校友会,互相称兄道弟的也大有人在。
一个企业内部,甚至一个行业内部,存在“xx系”“xx帮”这样的大学校友派系,已经是普遍现象。
校友相互提携,早都是不成文的潜规则,这种社会风潮之下,校园中的“学长”自然也就威风起来。
要知道,中国与日韩一样,也是一个有数千年等级社会传统的国家。
甚至,我们的权威传统,要比他们更多样,更深厚。
中国历史上的朋党,唐有牛李党争,宋有新党旧党,明有东林党、阉党,浙党,科举时代,有“同年”,“座主”“门生”。
这样的师生,同学,前辈后辈的互相奥援形成的官场和社会网络,屡见不鲜。
社会主义运动涤荡形成的“人人平等”的观念,恐怕并不如这种“学长”式的官威文化来的深厚。
05
学生会是“学长”文化的集中体现
而学生会,不过是一个开始,只是“学长文化”的集中体现。
中国高校的学生们热衷于学生会不仅仅是“过官瘾”这么表象。
校园“官场”背后是看得见的利益。
而这些利益对于在象牙塔里的学生来说无比诱人,甚至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前途。
于是现在很多学生挤破头皮也要加入学生会,苦心孤诣地经营着自己的朋友圈。
学生会的官僚化早有耳闻,其实这并不是学生会第一次称霸话题榜:
前一段时间一份《中山大学学生会2018—2019年度干部任命公告》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抛开姓名,如果没有“同学”二字,光看职位恐怕很难和大学联系在一起。
此公告被曝出后,一时间舆论压力汹涌而至,中山大学学生会立即删除公告,随之道歉,但学生干部这一群体再次被推到了舆论场中央。
如果说职位上的官僚习气让人瞠目结舌,那学生会里的规矩礼数更令人”啧啧称赞”。
这不,国庆期间济南大学的学生会干部在相关群聊里,一边分享了大二的部长团主席团联系方式,一边在群里斥责那些“不懂事”的干事:
昨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网友分享了一个故事:
和女友做爱,她意乱情迷之际叫了声老公。我于是就怀疑她出轨了,因为我曾严格要求她,不管什么场合都叫我部长。
我估计这位部长的心路大概是这样:
我是你男朋友,更是部长,你跟我做爱也不能说错话呀,自己什么身份没点数吗?
这么看来,连男女关系都要考虑学长的官威了,当年我痛打“学长”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想想还是有点可惜呢?
【霍老爷】其它优质文章: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并关注
回复“ 100 ”可获得世界的正确打开方式
与我一起成长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