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工作会议再解读:“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到底指什么

  • A+
所属分类:转载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今年是逢九年,也是许多重要事件的周年纪念,因为历史上发生过许多重要的事件,比如1919年的五四运动。
而恰恰在这个节骨眼的年份,中央反复提醒,我们当前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这个“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到底是指什么?对未来中国的经济政策、对外关系会产生哪些影响?本文试图刨根问底追寻这一判断的来源。
1,提出
2018年,是中央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多的一年。去年12月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这样的表述:
会议指出,我国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这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重大机遇。
不到十天,相同的表述又出现了一次,在新年贺词中:
放眼全球,我们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信心和决心不会变,中国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诚意和善意不会变。
这两次表述有一个共同特点,第一处的用词是“世界”,第二次的用词是“放眼全球”,也就是说“百年未有之变局”的判断是针对全球事务。
前沿君检索资料发现,从最高层的正式讲话来看,第一次出现完整的表述是在2017年底,当时中美贸易战正在暗流涌动,美国已经发起了对中国的301调查,特朗普访华表面上友好,但贸易战已箭在弦上。在接见驻外使节的讲话时说:
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世纪以来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世界多极化加速发展,国际格局日趋均衡,国际潮流大势不可逆转。
第二次则是在国际场合。2018年4月底,中印会晤,外交部发布的官方消息称:
在这次会晤中,中印将围绕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进行战略沟通,并就中印关系未来发展的全局性、长期性和战略性问题深入交换意见,为中印关系发展把握大方向,树立新目标,开创新局面。
从这里可以看出,这是中国对世界的基本判断,这个判断不仅要在国内讲,在国际上也要讲,所以和另外一个新兴大国印度来一起探讨。
2018年,国内的国际关系学界举行过很多的研讨会,研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论断背后的意义。比如,上海社科院等机构主办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中美关系”。在其他层级的官方讲话中也频繁出现了相关的表述,如年中的世界和平论坛,杨洁篪的发言也用到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2,溯源
从上面梳理来看,可以看出,百年未有之变局并非指中国的体制机制出现了什么大问题,比如百年前所提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那时中国的内部面临大变革。
而现在恰恰相反,现在的百年未有之变局是指中国的实力在全球上升,这个百年未有之变局是中国的战略机遇期。
那么这个判断来自哪里?
通过检索中国知网可以看到,2018年出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有55篇,为历年最高,2017年有14篇。最早的一篇则出现在2012年,外交部副部长乐玉cheng接受《世界知识》杂志专访提出了这个概念:
随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 球化和社会信息化的深入发展,国际格局变化之快、之大、之深远超出人们的 预期,人类可能正在经历又一个百年未 有之大变局,也给我们提出了许多新课 题、新挑战。
当时他的职务是外交部部长助理,后来担任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的副主任。
此后,对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类似表现逐渐增多。从官方来看,至少有两个关键时间节点。
第一个在2015年12月的中央第27次集体学习,学习的主题是“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治理体制”。当时,最高层的讲话是: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全球治理体制变革正处在历史转折点上。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是近代以来国际力量对比中最具革命性的变化。
这里没有用“百年未有”,但是用了“近来以来”以及“数百年来”,这与“百年”的时间概念比较接近。
第二个关键节点是2016年9月,G20会议之后,中央又进行了一次集体学习,主题是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和全球治理体系变革。这次会议对G20会议作了非常高的评价,并且要求“提高我国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着力增强规则制定能力、议程设置能力、舆论宣传能力、统筹协调能力”。
刚刚结束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是近年来我国主办的级别最高、规模最大、影响最深的国际峰会。我们运用议题和议程设置主动权,打造亮点,突出特色,开出气势,形成声势,引导峰会形成一系列具有开创性、引领性、机制性的成果,实现了为世界经济指明方向、为全球增长提供动力、为国际合作筑牢根基的总体目标。
在这两个关键节点之间,发生了许多与中国积极推进全球治理变革的大事件。比如,2015年那次集体学习之后的当月,美国通过了对IMF份额的改革,这个拖延了五年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中国的投票权提升到6%。
再比如,在第二次集体学习之后的次月,十八届五次全会提出要提升制度性话语权等等。2016年,亚投行正式设立。
除此之外,类似表述非常多,如2016年7月1日的讲话中提到:什么样的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对世界好、对世界各国人民好,要由各国人民商量,不能由一家说了算,不能由少数人说了算。
综上,可以看出,如果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理解为,中国的体制机制面临大变革,这就大错特错了。
3,分析
那么,如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真正含义?
前沿君认为,如果真有“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更准确地说,应当是在2010年左右,2010年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全球中国通过四万亿刺激政策率先复苏,成为全球增长的火车头。而此时,美欧都在为是否救市、多大力度的救市问题上争吵不休。
当时海外先提出了“中国模式”这个概念,不少西方国家对中国迅速的决策、中国的体制羡慕不已。同时,中国的影响力也大幅提升,许多国家需要更多的投资来稳经济,中国拥有巨大的外汇储备,成为各国争抢的对象。
过去一百年,不管是西方国家怎么风水轮流转,权力核心都在西方体系内部流转,荷兰也罢,英国也罢,美国也罢,一个个权力中心崛起,但都是在西方体系之内。
但是,现在不是如此。过去靠G7内部就可以解决全球问题,到了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不行了,必须要更广泛的参与,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参与,所以金融危机后奥巴马要给中国领导打电话,要组织G20峰会应对挑战。新兴经济体在全球治理中的话语权明显上升。
从某种意义上看,现在谈论的全球治理结构的变化或全球权力中心的变迁,其实是从2010年左右就已经开始了。现在提出的这个判断,其实已经过于滞后了。
那么,2018年发生的贸易战是不是改变了这个趋势?显然官方不认为改变了趋势。
显然不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提出五大规律性认识,其中之一特别提到“必须从长期大势认识当前形势”,不要看短期压力大,但从长期来看,中国实力仍在上升。换句话说,莫为浮云遮望眼,中国实力并没有因为贸易战而出现了转折性的变化。相反,美国出了明显的问题。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今年发表了一篇文章《“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五大特点前所未有》。
他指出,世界最强的国家美国从一个常量成为最大的变量前所未有。“在国际社会看来,美国已将二战后建立的多边和全球机制搞得四分五裂、面目全非。”
他以亲身经历来说明自己所看到的变化:
今年9月,我参加了中国金融学 会会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顾问 周小川率领的中国高端智库代表团访问欧洲。
代表团与布鲁塞尔、日内瓦 和柏林的智库等举行了研讨会。在与 欧洲人交流的过程中,我明显感到他 们正在面临一种前所未有的困惑——以前不管世界怎么变化,总有美国在 那儿引领,欧洲只要跟随就行;但是,现在美国四面开火、六亲不认,连欧洲也被当作打击的对象。
这是欧洲人自二战以后第一次遭受“自己 人”的如此打压,有自相残杀的味 道,一时之间他们充满了困惑,想不 通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由于受到美 国的威胁,欧洲人觉得“过去的好时光”一去不返。欧洲人开始更加认真 严肃地思考如何在混乱世界中自立自 强。在这种背景下,欧洲人见到中国人反而有种亲切感,因为中国仍在倡 导和力推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
所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这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重大机遇。也就是说,世界当前的乱局,恰恰是中国复兴的机遇。
这个判断可能会持续较长的时间,尤其是美国经济面临衰退可能的情况下。去年很多人已经开始“期待”美国经济的回落,美国股市已经提前反应。今年,减税政策的刺激效应会大幅减弱,美国经济增速可能在极端繁荣之后走下神坛,面临增速大幅下行的风险。这时候,可能对于中国实力上升、美国下降的判断会得到更多认同。
不过,虽然当前看来,貌似美国正处于修墙争议导致的史上最长的联邦政府关门的僵局、英国则处于脱欧协议的僵局之中,看似乱哄哄。
但是要警惕操之过急。中国的改革开放毕竟只有40年,而西方国家有数百年,其制度体系之健全远胜于中国,如果现在就故步自封,过高地估计中国的综合实力,认为中国已经强起来并可以和西方强国分庭抗礼,那么才可能会带来真正的问题。
更多分析,欢迎付费入圈。
(圈内晚评摘选)190117晚评:
最近的政策和市场热点都不少,简单点评一些:
1,
最近央行和财政部又怼起来了,有说是财政部惦记着影响基准利率,想在货币政策上扩权。但是这个事可是几年前就有讨论,而且当时的讨论主要是研究货币政策的人,也就是从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来讨论的,因为从2013年、2014年左右,外汇占款下来后,央行就面临资产负债表被动收缩的问题,于是那几年发明了那么多粉类工具,继续扩表。但这毕竟是不持久的,所以有不少的讨论,要学美联储,也就是直接买卖国债。
但是朱老板那时就定下了规矩,财政部不能直接向央行透支,人民银行法也有相关规定。所以这个事也就讨论讨论。这次财政部的国库司的官员突然说,要让国债发挥准货币的作用。央行的人当然不高兴,财新发了一篇报道,用接近央行的人来驳斥这个观点,这种操作一般就是央行的人,只是不好直接站出来。
中国的国债期限结构不合理,发行节奏也不合理,购买主题大部分是商业银行,多是持有到期,所以交易并不活跃。去年外资来了很多,多是买国债或政策金融债,所以这个市场也在缓慢地改革,做活。但是现在还远远不够,距离要发挥基准利率的作用。中国利率锚的作用在银行间市场,在DR007,易先生画的利率走廊,和国债收益率也没啥关系,当然这主要是短期的。长期的还是要看十年期国债。
这场混战已经开始,各路人马出来表态。但我最看不惯的逻辑是从宏观政策的角度来解释,好像这样财政部就可以胡乱发国债,发了反正有央行买就不用还了一样。这不就是80年代的混乱局面吗,财政钱不够向央行透支,财政的纪律在哪里?最后会出大问题。任何宽松政策都会有代价的,发国债也好,或者是货币宽松也好。但是我并不反对央行未来这样做,我认为这更多是一个货币政策的问题,而不是为了帮助更多地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问题。
2,
正如今晚的简编里提到,虽然现在的债券市场是牛市——这个牛市和去年初似乎不一样,去年初来得突然,降准也来得比较意外,在中兴事件的次日就降了。但是今年的债券市场牛市是一致的预期,我的年度分析也有(见本公号《(值得收藏)年度分析报告:2019年中国巨轮驶向何方?》)。
但是即使如此,也抵挡不了对民企债券的“歧视”,这个歧视加了引号。因为确实,民企的欺骗是无底线的。康得新这个事件可能是个典型,现在好像也难直接认定财务造假,但是为什么150亿的现金还 不了10亿的债?还有之前的洛娃科技,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这样的诚信水平,谁敢买民企的债?所以,仅仅靠各种纾困,解决不了这些底层的诚信机制、监督缺失的问题。虽然去杠杆确实对民企造成普遍性的伤害,毕竟非标融资塌陷了。但是这种纾困往往只不过帮大股东解套而已,圈内之前也说过,有一些解套马上清仓式减持,叫人情何以堪?
因为债券市场整体走牛,所以现在城投债的信仰又坚挺起来了。对了,今天湖南出台了对债务一类预警地区的制约措施,出境出国经费0,还有其他的措施。我本来以为,今年土地流拍增加,会导致城投信用弱化。但是现在似乎还看不到。
也正如今天简编里提到的,野村将中国的地产政策称为隐性宽松,列举了这段时期以来地区的各种措施,但是有些放松措施确实是为了防涨,而不是防跌,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大体上,放松防跌为主。但是否形成整体性趋势,还不好说,目前放松的地区并不多。
所以,城投的信仰还会继续。这段时间这么宽松,今年的专项债也开始发了(新jiang第一个),至少在这个宽松的阶段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下一步还要看进一步的经济数据、美联储的政策等等,是不是美联储加息真的终结了?
——前沿风向圈子
(圈内晚评摘选之二)190114晚评:
看样子,在贸易战的压力下,中国在吸引外资、稳外资上正在下狠功夫。
几个信息说明了这个现象,一是今天广东一则新闻说,广东副省长亲自出国赴三个大项目所在地去协商工作安排,也就是为单个项目上门谈事情,而且是副省长亲自去,可见重视程度。报道说,“按照省政府与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德国巴斯夫集团建立的重大项目高层协商机制工作安排”。巴斯夫和埃克森美孚都在广东有大项目,前者是一个化工项目,听说湛江给的地比比利时总部还要大。埃克森美孚好像主要是天然气,中国的天然气短缺得厉害,地处华南,市场需求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二是从中央层面来看,宁吉喆接受专访专门点名大项目,他说,“每个项目投资额都将达到几十亿美元乃至上百亿美元”,第一批包括沈阳华晨宝马、上海特斯拉、湛江巴斯夫、惠州埃克森美孚、西安三星闪存芯片。第二批重点是新能源领域,但是没有透露具体的项目,显然已经在谈了。前几天一个新闻,特斯拉的三辆车直接开到了中楠hai。这是特殊时期、特殊重视程度才能获得的待遇。这些大项目的不少人,到了北京都可以得到总里的会见,可见非同一般的重视。
所以可以想象,今天公布的FDI数据还是不错,12月份新设立外商企业增长20.5%,实际使用金额同比增长24.9%。在一些主要经济体中,主要投资来源地中,英国增长150.1%、德国增长79.3%、美国增长7.7%。
——前沿风向圈子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付费,付费时请同步留言备注可以添加您的微信号的信息,先加微信再邀请入星球,仅付费不留言前沿君将无法添加您。部分付费用户留言错误,无法添加,请在本公号后台对话框发消息或本文末留言联系前沿君。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