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安顿老婆大人的前男友

  • A+
所属分类:转载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前一阵子,北京杨絮飘飞,几成公害,被市民吐槽。有个段子是这样说的:
那一年,甄嬛喜欢合欢花,果郡王为甄嬛在四角宫墙中,种下了满院的合欢花;
那一世,浅浅喜欢桃林,夜华为浅浅在洗梧宫种下了“十里桃林”;
那一年,宋美龄喜欢法国梧桐,蒋介石就在南京种满了梧桐树。
爱一个人,倾一座城!
我他妈就想问问当年的北京市市长是谁?你老婆是喜欢杨树毛毛?还是柳树条条?让你整得满城飞絮?
没办法,老百姓的智慧都用到这儿了,也只能用到这儿了。
小说电视剧里的事情且不说,现实生活里,南京确实是满城种满了法国梧桐。也就是悬铃木。
不过,种悬铃木的是当时的南京市长刘纪文。不是蒋介石。
但他确实和宋美龄有点关系:据说他是宋美龄的前男友。两个人订过婚。
而刘纪文担任南京市长,是蒋介石亲自推荐的。这个不是据说。是确凿的。
1928年,为迎接孙中山先生奉安大典,南京市在中山大道等城市主干道沿途栽种了2万棵悬铃木,南京人俗称其为“法国梧桐”。
1953年,南京掀起“种植热潮”,当时南京市内的梧桐树达到了约10万株。
前些年,主政南京的官员改造南京,扩路,砍伐了很多当年种植的树龄近百年的悬铃木,惹得市民抗议。最后不了了之。
01
刘纪文(1890~1957),原名兆镕,字兆铭。出生于广东东莞附城峡口村。早年入乡塾就学,后入东莞高级学堂。宣统元年(1909)加入同盟会,与邓铿从事反清秘密工作,在广东香山(今中山)石岐果栏街开办“庆利货栈”,作为掩护革命的秘密机关。民国元年(1912)冬,赴日本留学,入东京志成学校。1914年夏毕业,随孙中山回国,在上海环龙路44号创立中华革命党事务所,任事务总管兼财政司理。1917年,随孙中山南下广州建立广东军政府,参加护法运动,任财政部佥事、代理总长,兼任广东省金库监理、广州市审计处长。1920年春,任陆军部军需司长。1923年3月,任广州大元帅府审计局长,9月改任大本营军需处长。从1913年至1923年间,他常随侍孙中山左右工作,协助司政理财。年冬,由广东省政府派赴欧洲考察经济,入伦敦经济研究学院学1923习两年,入剑桥大学学习一年,毕业后再赴美国考察市政建设。1926年春回国,任广东省政府委员兼农工厅长。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经理处长。在职期间,致力筹措军需,使国民革命军胜利进军。
1927年4月,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任南京特别市市长,不久又任江海关监督。同年8月,蒋介石迫于各方反对而下野,他与蒋共进退,辞去南京市长职,随蒋介石往日本考察。
1928年1月,蒋介石复出,他再次任南京市长。此外,他还任军委会军医监理委员、营房设计委员、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委员及首都建设委员会常务委员兼秘书长。1929年被选为国民党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
他在任南京市长期间,致力市政建设,开辟柏油马路——中山路,全长21华里。
1931年3月,刘纪文不满蒋介石囚胡汉民于汤山,南下广州加入了反蒋派,组成广州国民政府,为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1932年3月,任广州市长兼广东省政府委员。
他上任广州市长后,着力抓市政建设,主持市政建设委员会草拟全市道路系统和交通规划。此后,市内道路修建按规划逐年依次进行。在他任市长期间,全市新开辟30余条马路,总长为39万余英尺,连同建成的马路共计42万余英尺。其中市区马路为28万余英尺,市郊马路为14万余英尺。他对市内在建工程多方筹措或追加经费,督促加快工程进度。如中山图书馆(旧址),由市政府呈请省府追加费用6万元,于1933年10月落成;广州市政府大楼,所需建筑费用计150万元,一时难以筹足资金,他批准市府在建筑报建时收建合署的附加费,才筹足资金,历时4年,于1935年落成。海珠桥的建造,也是在他任内完成的,他还主持了盛大的落成通车典礼。他在任市长期间,对广州市政建设擘划颇多,成效显著。1935年11月,当选为国民党第五届中央执行委员。1936年6月,西南政务委员会解体。同年8月他辞去市长职,赴南京任国民政府审计部政务次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到重庆任陪都建设计划委员、考试院特考典试委员会委员长。1942年任邮政储金汇业局副局长。1945年5月,被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1947年冬,以广州市代表身分参加行宪国民大会。1949年秋到日本,后到台湾,曾任“总统府”国策顾问。1956年由夫人许淑珍陪同赴美国医治肠癌,1957年4月12日在美国洛杉矶病逝。
刘纪文担任两大城市市长为期不长,总共6年。他任南京市长是1927-1929年,任广州市长是在1932-1936年,都发生在“黄金十年”间。虽然他的施政方针屡屡遭逢地方利益集团的压力与阻力,但他能够充分利用自身的有利条件,锐意敢为,纵横捭阖,在短短的时间内取得了不朽的成就。在南京,他开辟中山大道,以之为中心建设城市道路系统。他在路边广栽的悬铃木(法国梧桐),被西方称为“世界一流”,真正做到了“甘棠留荫后人看”。建设高度开放的五洲公园,还为那些古老的城门改名,请党国要人题写名字。这些都体现出他的现代理念与政治技巧。上任广州初期,他就饬令成立城市建设委员会,开始致力于城建总体规划。此后市内道路建设逐年按规划进行。每年开辟一条新路,都要由工务局作具体测量和完成技术设计工作才能动工。市政方面的政绩更是为人所乐道,无论是广州市政府大楼、中山图书馆、海珠大桥、长堤大马路等经典工程的修建,还是在广州首创100所六年制国民义务教育学校,以及800多间免费公厕的兴建,都使城市的现代气象与日俱增。
刘纪文39岁才结婚,他的夫人徐淑珍比他小17岁,是当时上海滩上有名的富姐小姐。
刘纪文、徐淑珍结婚时,蒋介石、谭延闿亲自到场证婚。
宋美龄与蒋介石联名,给新郎新娘赠送了一个硕大无朋的花篮。在贺喜的花篮上照例附有一首贺诗,出自宋美龄的手笔:
往昔进履殿恩晖,
事倍争效鸟双飞。
如今寥廓横空喜,
烟花烂漫至如归。
有人说这首藏头诗一目了然:四个字“往事如烟”。
时光荏苒,1957年4月的一个下午,蒋介石的秘书长张群来到他的办公室闲坐。两人闲谈间,张群突然说道:“那个刘纪文也死了。””蒋介石获悉刘纪文死讯,有些惊讶,问道:“哪一天死的?”
张群告诉说:“4月13日在美国去世的,唉!才六十八岁。”蒋介石马上说:“我给他一个挽额吧。”随后命侍从室秘书写了一幅“命续孔昭”四个大字,送去悼念。
刘纪文去世前,曾有遗骨归葬南京的愿望,能看出他对南京这个城市的感情。不过,连蒋介石归葬溪口的愿望都没有实现,他的愿望,直到现在,还只能是愿望。
02
江青1914年出生于八戒的故乡,山东诸城东关一个手工业者家庭,乳名李进孩,自上小学时,校长看她长得又高又瘦,双腿细长,故给她取了学名“李云鹤”。
她父亲李德文以木匠为业,在县城开了个木匠铺。娶了两个妻子,李云鹤为庶出。
1926年,李云鹤的母亲因不堪丈夫的粗暴打骂,带着12岁的女儿离开了诸城,投奔亲戚,又随亲戚从天津到了济南。为了长久生计,李云鹤在济南报考了山东省实验话剧院,并学习了话剧和古典音乐等。在这里,她结识了当时颇具社会声望的剧院院长兼青岛大学教务长的赵太侔。
一年多后,在北平演出受挫的江青不得已返回济南,通过赵太侔的关系,进入青岛大学图书馆当了一名管理员,同时在中文系旁听。
同时在图书馆当馆员的,还有沈从文的老婆张兆和。所以,沈从文也是江青的老师。
就在这时,青岛大学一个物理系的19岁的学生,深刻影响了江青的一生。他就是赵太侔的妻弟俞启威。
赵太侔之妻俞珊,是当时中国话剧界的明星 “南国社”成员。赵太侔本来家里有妻室,为了娶俞珊,和家里的妻子离了婚。不过,后来俞珊和赵太侔的婚姻也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
学了一段话剧表演的江青对俞珊很羡慕,经常去看望、请教俞珊。在俞家邂逅了俞珊的弟弟俞启威,并和他坠入了爱河。
江南俞家是名门望族,祖父俞明震,晚清知名于诗坛与教育界,送鲁迅出国留学。 叔叔俞大维,留学哈佛大学、柏林大学,研究哲学与数学,哲学博士,其子与蒋家联姻,娶了蒋经国的爱女蒋孝章。
俞启威是俞家老三,人称三少爷,但他却没有什么少爷架子,进入大学后,思想更加倾向进步。
1931年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各地掀起了反对日本侵略、反对蒋介石“不抵抗主义”的浪潮。俞启威领导青岛大学的学生参加罢课、去南京国民党政府请愿,成为青岛学运的领袖人物,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俞启威的行动直接影响了江青,她的思想也渐渐趋向激进,不久也加入了青岛左翼演员同盟——“海鸥剧社”。
这时,俞启威和江青从热恋转而同居。
此后不久,俞启威便担任了青岛大学中共地下支部的书记,后来又担任了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长。
1933年2月,经俞启威介绍,江青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就在这年7月,由于叛徒告密,俞启威被特务逮捕。经过赵太侔关说,俞启威被放出来。离开青岛去往上海。
后来,江青也被迫逃往上海。到上海后,她进入演艺界,后来成了大名鼎鼎的女明星蓝苹。
在上海,她结识了著名的文艺,记者唐纳,两个人,和当时的赵丹叶露茜、顾而已杜小娟,三对恋人,在杭州六和塔举行婚礼,著名的沈钧儒主婚。
俞启威这个时候改名叫黄敬,据说留下了上海一枝子息,其中某个黄姓后代,后来官至副中堂。
江青后来去延安,遇到了领袖。成了领袖的夫人。黄敬也去了延安,两个人成了路人。而唐纳后来远走英国,上个世纪80年代回国,还受到国安部门的接待,也就是说,他的身份很神秘。
新中国建立初期,黄敬曾任一机部部长、天津市市长、中共天津市委书记。他娶了著名的新闻记者范瑾,其舅舅是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
青岛是长江以北最后被解放的城市,当时赵太侔本来是有机会去台湾。但他选择了留在青岛。后来山东大学迁济南,赵太侔还是留在了青岛。
再后来,在某一个早晨,在青岛栈桥附近海水里发现一具男尸,被认定为是赵太侔。是投海自杀。
而他去世前一天下午,据说江青到了青岛,住在八大关里的某个别墅里,还把赵太侔请去聊了一下午。
赵太侔见完江青回去的当晚,投海自杀。
而黄敬,曾经在某个领袖参加的会议上,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领袖骂了一顿,据说当时吓得尿湿了裤子。
黄敬和范瑾的孩子,俞强声曾经是国安系统高官,负责北美事务,后来叛逃,导致我北美特情系统溃败。后来在南美某地游泳淹死。有人说是被我特情系统解决掉的。
另一个儿子的大名不能说,曾经主政过青岛。据说青岛人念念不忘感恩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沈鸿烈,一个就是他了。政声不错。
03
历史的烟云很有意思。在时间之外,风烟俱净,只剩八卦。
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江湖儿女,儿女情长,这些被毛主政后所主导的文化大革命所批判的所谓沉滓泛起,在时光的河流里,静影沉璧,渔歌互答。令人唏嘘,令人感叹。
写到这里,看到我友晏晏,在伦敦做陪读老妈,她因游览了格林威治天文台,在微信朋友圈发文:
记住,时间就是金钱。
我从历史的故纸堆里抬起头来,跟帖评论:
时间不是金钱。时间是时间,金钱是金钱。因为你用金钱买不来时间。很多人的时间也变不成金钱。时间如流,你在时间之外,时间在你之外。
写完这段话,张爱玲的那句关于时间的无涯的荒野的话在脑海里出现:
这是真的。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
就这样就完了。
后来这女子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做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口的桃树下,那年轻人。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据说,和张有关的那个人,胡兰成的两本书,在有司的要求下,被下架了。豆瓣上的胡兰成小组,也被解散了。不知道真假。
倒是许鞍华导演,正在火热朝天地拍摄张爱玲小说改编的电影《沉香屑:第一炉香》。
这部因为选了马思纯、彭于晏做男女猪脚的选角,被张粉炮轰,称之为不是公子王孙、才子佳人江湖儿女的第一炉香,而是富家小姐投身革命奔赴革命圣地的“第一炉钢”。
当年,载歌载舞地奔赴革命圣地的时代儿女的背影里,也曾经有蓝苹们,在延安的窑洞里,在棕南嗨的舞池里,她们的身影从光鲜,会慢慢地变得黯淡。
历史的烟尘,并不能凝成石钟乳,那需要水的锻打。也不会变成晶体,那需要巨大的压力。但有时候轻轻滴一捻,或者轻轻滴一弹指,也会发出历史的回响。
而今天,那些载歌载舞的倩影,依然若隐若现,她们开始出现在舞台上,周末从北京飞到深圳的飞机上。她们所奔赴的,是财经大佬的别墅舞池和宽大的床上。就像某所大学的女歌手,载歌载舞,扭扭捏捏地唱的:robin li,好想好想,钻进你百度的世界里。
而当时在重庆的宋美龄,在听完从延安考察回来的某位所谓民主人士的介绍后,深沉地说了一句话:他们不迷恋权力,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感受到权力的好处。
就像雨果小说《巴黎圣母院》的结尾,那座前不久遭莫名其妙大火焚毁的伟大建筑,在某个人们不易找到的地方,人们发现了两具搂抱在一起的骷髅,但人们试图把他们分开的时候,它们变成了一缕烟尘,消失了。
不管是艾丝美拉达,还是夸西莫多,不管是美艳,还是丑陋,最后都是灰尘,在历史里挫骨扬灰,或者被树立雕像,都会变成历史的烟尘。风烟俱净,只剩八卦。
时间的灰。我们总是试图被时间记住,或者记住时间。却浑不知,有的人,连时间的灰都不是,只是一声叹息,然后变得无声无息。
链接阅读:和菜头 《第一炉香》读后
去年今日:《胸太软》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