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晖沉浮启示录

  • 吴小晖沉浮启示录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转载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一个国家,如果仅仅靠“玩钱”的金融,是注定不会成为大国和强国的。
历史的进程,总会有潮起潮落。总有幸运的弄潮儿,会站上时代的巅峰。而每当潮水褪去,更多的人是被裹挟而去,甚至葬身茫茫无际的大海。

即使高官巨富,在这种时代大潮的面前,也都身不由己。

在过去10年,这段中国经济史上最波澜壮阔的时期,一只只金融大鳄张开血盆大口,上演蟒蛇吞象的故事。
吴小晖就是其中之一,短短十多年间,他怀揣权力与野心,在这里上演了急速膨胀、负隅顽抗、一朝陷落的剧情……

性格强悍、不择手段、擅长杠杆各种资源,是业内人士对吴小晖的一致评价。


安邦的资本扩张自2005年起从未间断,从5亿元到37.9亿元,再到51亿、120亿元。
2010年,吴小晖第一次展现出了自己过人的本领。当时成立仅六年、资产250亿的安邦保险,在千亿资产林立的金融领域并算不上起眼。可它完成了一场令市场无不惊叹的蛇吞象,将体量是自己六倍的成都农商行吞入囊中。
原本成都农商行并不欢迎安邦,觉得“安邦太小,又不是做银行的”。后来吴小晖放出狠话,“谁支持他,他就一个电话一个报告让他上台;谁阻碍了他,就一个电话一个报告,让这个人进去”。
后来,这场交易在当时成都某位领导强烈主导下,吴小晖实现了自己的心愿。

然后,他将下一个目标,瞄向了更为庞大的猎物——民生银行。此后这个第一家由中国民营巨头发起成立的银行,陷入长达数年的动荡,2014年8月董事长董文标主动辞职,2015年1月行长毛晓峰被带走调查。

此后,吴小晖气吞山河,构建起属于自己的金融帝国——旗下拥有基金、证券、信托、保险、银行、租赁等全牌照,不停在投资,不停在扩张。借助金融资本巨头的身份,像一只乌贼,伸出无数资本的触角,将一块块利润丰腴的肥肉囊入其中。

财新在《安邦大冒险》,意味深长地写道:吴小晖本人也相当勤奋刻苦,“足够配得上他的野心”。 他的勤奋在圈内尽知,同时也善于将所谓“背景”杠杆到极致。
在证保监会后来的审计中,安邦真实资本只有10.96亿元,但通过调动各种资源和杠杆,实现总资产积累超过2万亿元,撬动的杠杆倍数之高,放眼全球市场实属罕见。
安邦帝国,杠杆之王。吴小晖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隐形首富。
无论是纽约曼哈顿的五星级酒店、民生银行的董事会席位,或是体量为自己数倍的成都农商行……但凡他想得到的,最终总能吞入囊中。
那么吴小晖巨大能量的根源是什么?无非在于杠杆人脉、资金、资源,挑战监管和法律的红线。

吴小晖相貌英俊,能说会道。他从宁波开始起家,得到其首任岳父——原杭州市市长、浙江省副省长卢文舸的巨大帮助。

背靠这样的政商资源,1996年、1998年,吴小晖分别成立汽车销售、租赁两家公司,并和中国最大的汽车巨头——上汽集团的总裁胡茂元成为好朋友。后者在安邦巨头雏形出现后,2014年退出安邦董事会。
其后,吴小晖后来离婚又结婚,借助第三次婚姻,攀上中国权力的巅峰。
在中国,借助婚姻完成“登天”的高官巨富,并非吴小晖一人。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作为初中毕业后进入铁路系统的普通铁路养护工,在此后30年的时间里,也是通过三次婚姻,搭建了政治上升的阶梯,一路向上,跃升至铁道部部长的高位。
刘志军第一任妻子是原武铁分局一位局长的侄女,当刘志军接过这位局长的权力棒之后,就毅然甩掉了糟糠之妻。然后迎娶某高官女儿作为第二任妻子,由地方局进入铁道部核心层,在这位高官失势后,再次抛弃。
据传这位失势高官一怒之下曾想借助曾经的关系扳倒刘志军,但并没有成功。
刘志军的地位巩固之后,开始了第三段婚姻,一位貌美如花的年轻女性成为他的第三任妻子。
现在正在离婚的贾跃亭,也是通过三次婚姻——从县城干部之女到省城高官之女,最后踏入京城,完成了自己人生的“蜕变”
婚姻最大的优势,是为这些有野心的男人,带来了强大的政商资源。“他拿资源的能力超一流,比如拿执照。”一位早年曾与安邦董事长有合作的国企老总如此评价吴小晖。
吴小晖将“xx姑爷”的身份用到极致,每到一个省份经商,都会借此与当地政界高层会面,并迅速拉近关系。而地方政界人士对其的认可,也与有力人士在背后为其“站台”有关。
安邦甚至有能力推着监管往前走,包括修订法规。吴小晖与后来落马的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交往甚多,“吴小晖属于到项俊波办公室,(无需预约、通报)推门即可进的那类。”
在当时,吴小晖就是这样一个在保监会能推门就进,自称从主席到保安通通认识的特殊人物。有些在保监会跑审批的事,本应该手下的经理去做,吴小晖却是亲力亲为。
那几年,安邦作为中国最神秘的企业之一,不仅其背景及崛起之路成了业界之谜,一度成为中国投资界的风向标。

2015年股市的大跌,引起高层对于金融安全的忧虑,此后,稳定、监管、穿透变成了行业关键词。

2017 年 11 月,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痛陈:少数金融“大鳄”与握有审批权监管权的“内鬼”合谋,火中取栗,实施利益输送,个别监管干部被监管对象俘获。
2018年5月,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四句大白话成为媒体和业内广泛流传的金句——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2018年06月,中纪委官网刊文: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特别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区域性腐败和领域性腐败交织、用人腐败和用权腐败交织、“围猎”和甘于被“围猎”交织等问题依然突出。

山雨欲来风满楼,其实监管层之前就不断对吴小晖及其安邦发出警告和暗示。可惜吴小晖没有回应,或者是难以回应。
2017年初监管已经试图调查安邦,却未料到安邦和吴小晖的反弹极为激烈,近乎疯狂。吴小晖的安邦大楼,大门紧闭阻止监管人员进场,另一边同时销毁资料。甚至,还一度发生过暴力对抗。
直到2017年6月,调查人员才得以和专案组,借助公安机关的强力介入,一同进入安邦大楼。

回望以往,富豪们从天堂跌入地狱,原因也许林林总总,但是有一条是不变的:对规则的漠视。

吴小晖扩张的野心即源于对规则的漠视,把大量来自居民端的存款、保费,通过自己的平台变成了游资;控股参股了多家银行,举牌上市公司,操纵股市,就是公开的抢劫。
然后,通过资金管道劫持命脉产业,以资本运作摘桃子,成就自己庞大的财富帝国。而一旦国内经济形势发生变化,就加快向国外腾挪资产,毫不顾及外汇家底。

大鳄不仅凶猛,吃相还相当难看。如果不捕,何以安邦?

2019年的7月10号深夜,建国门外大街6号,工作人员们叮叮当当往主楼门上装上“大家保险集团”六个大字,“安邦保险”正式更名“大家保险”,成为国有资本控制的又一保险巨头。
同时,法院没收、追缴吴小晖个人资产857.5亿,判刑18年。一代枭雄吴小晖和他的安邦,终究只是一个时代的背影。
金融是国之重器,高层是不允许有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的金权阶层,通过特权肆意收割财富的。
一个国家,如果仅仅靠“玩钱”的金融,是注定不会成为大国和强国的。

借助高层反腐的简单意志,金融领域的整顿仍在继续,开始进入更深的程度,更高的层次,这股飓风,无坚不摧,无人可挡。
2019-40-26 12:40:33

吴小晖沉浮启示录,https://mp.weixin.qq.com/s/YlTvH8VQekJRxC23_E9frg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