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葛均波:TAVR尚待解决的问题

  • A+
所属分类:点评与摘录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摘录:葛均波:TAVR尚待解决的问题
原文引用:
"中国在2020年发布了最新的《中国TAVR专家共识2020》,其中指出,中高危患者为TAVR的绝对适应症,二叶式主动脉瓣为TAVR的相对适应症。
葛均波院士在讲课中回顾TAVR的发展历史:自2007年第一款TAVR瓣膜上市至今,TAVR瓣膜经历非常明显的变化,如今的瓣膜更好、更小并且瓣膜植入技术更加成熟。目前已有三款国产的经导管主动脉瓣瓣膜通过中国FDA的批准,包括Venus-A和适用于血管入路条件不佳的J-valve,以及VitaFlow,此外还有Taurus one瓣膜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
截止2018年,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完成约50万例TAVR手术,并且TAVR的手术量在欧美国家正处于连年增长的状态,且增长幅度较大;以德国为例,德国2013年的TAVR手术量就已经完全超越SAVR,且占比越来越大。据统计,2020年世界范围内结构性心脏病的介入治疗量将会超过PCI治疗量。
四大难题掣肘TAVR未来发展

尽管TAVR的手术量和手术技术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但现阶段仍然面临着一些挑战与难题。
在年轻患者中,TAVR瓣膜的耐久性是一个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既往有研究评估了TAVR瓣膜10年的长期耐久性,结果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TAVR瓣膜毁损的发生率会逐渐升高,瓣膜的平均有效时间为8年左右。常见的问题包括瓣膜狭窄、反流以及需要再次干预治疗等。有研究综合分析了多项对TAVR患者进行长期随访(>5年)的试验发现,瓣膜的持久性的确是一个需要谨慎考虑的问题。结合人口寿命,62岁进行瓣膜置换术需要瓣膜耐久性至少达到20年,但若在87岁时进行瓣膜手术则只需要瓣膜耐久性达到5年。因此在年轻患者中推广TAVR手术前,需要进一步明确TAVR瓣膜的耐久性问题。
其二,手术相关的冠状动脉阻塞问题如何解决?

有研究显示,围术期心肌损伤在TAVR患者中十分常见,急性的冠脉阻塞难以在术前或术中进行有效预测,对于二叶瓣畸形、瓣膜钙化严重、既往有冠脉病变等某些冠脉闭塞风险高的患者要进行充分的术前评估。术后迟发的冠脉闭塞也是导致患者死亡风险升高的重要原因,且进行PCI治疗的难度较大。冠脉开口过低是临床实践中非常常见的导致患者无法接受TAVR手术的原因之一。
有研究提出通过BASILICA技术预防冠脉闭塞,进行冠脉保护和Chimney支架或许有助于降低冠脉闭塞的发生率,但是也存在相关并发症和治疗失败的风险。TAVR术后要进行冠脉造影和PCI的难度会大大增加,这也是需要充分考虑的问题,未来有可能通过改进TAVR瓣膜的结构来解决这一难题。
在中国老年人群中,主动脉瓣膜反流比主动脉瓣狭窄更为常见。此前专门针对主动脉瓣反流的TAVR瓣膜均为经心尖途径,包括ACURATE TA、JenaValve和J-valve。现在已经有了经股动脉的JenaValve和J-valve瓣膜可用于治疗主动脉瓣反流的患者。
升主动脉扩张是瓣膜疾病患者中的常见问题,尤其是在中国常见的二叶瓣畸形患者中,伴随升主动脉扩张的比例更高,导致经股动脉TAVR手术难度增加。在未来希望能够有针对二叶瓣畸形患者的更为个体化的TAVR瓣膜植入系统。2014年的ESC指南推荐升主动脉瘤患者接受外科手术治疗,因主动脉根部扩张而无法行TAVR的主动脉瓣狭窄的患者,需要进行TEVAR和TAVR的联合手术治疗。"

原文请见:葛均波:TAVR尚待解决的问题

摘录时间:June 10, 2020 at 10:54PM

By JustRun!!! and GoldenRunner,via Instapaper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