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mp的选举危机,以及超鹰派和Trump的相互利用

  • Trump的选举危机,以及超鹰派和Trump的相互利用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转载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兔主席 20200728

 

现在中美关系是绝对热点。笔者有时间就写一些关于中美问题的看法。

 

问题:如何评价当下美国白宫政客对中国非常激进、激化矛盾的做法?(包括Pompeo对中国的鹰派讲话、关闭中国休斯顿领事馆等)。

 

自从Trump将COVID-19称为Chinese Virus之后我就指出这是Trump的政治技巧,将矛盾转移到中国,激起美国民粹主义,进而获得自己在本国的政治谅解与支持。以民族主义为根基的民粹主义是Trump政治的内核。由于TrumpCOVID-19疫情防控问题上一败涂地,导致严重的经济问题(五千万人失业),以及BLM黑人权利反抗运动(经济不景气也是黑人运动背后的因素之一)会带来的社会分裂。Trump处在无助的内爆过程中。

 

这个情况下,为了扭转颓势,Trump只好放手采取更加激进的策略。本来,Trump一直崇尚政治强人及举国/强政府体制,从个人角度对中国领导人是很认可欣赏的,与华盛顿和白宫内的其他鹰派不同,过去他一直不愿意批评和对抗中国。晚至疫情初期,他还表扬说中国疫情工作做得不错,到后来为了甩锅才开始指责中国。欣赏政治强人与举国体制是Trump真实的价值旨趣。这在他与俄罗斯和朝鲜这样的权威主义国家交往时也会表露出来。美国的黑人权利抗争运动还在继续进行,Trump把抗争者概称之为恐怖主义者,调动联邦政府国土安全部门的人到各地执法,抓走街上的抗议者,都是他价值观的体现(左翼媒体称Trump的行为和独裁国家的统治者一样)

 

因此,Trump其实既不关心美国人民,也不关心中国。他只关心他自己的选举。一切都是为了他的选举服务的,都是选举的棋子和工具。他的人生顶峰就是2016年大选获胜。整个任期数年他都在回忆他的大选成功。说俄罗斯通过影响选民干预了美国大选是Trump最不能接受的。他认为这是矮化和抹杀自己在大选中的成绩(“人们是因为我的魅力而选举我的,不是俄罗斯干预的结果”)。Trump在上台后的所有政治举动都是为了国内政治驱动(domestic-politics driven),都是为了稳定和提升他的政治支持率,为他的选举做支持。

 

而他表达真实本性时所显露的政治旨趣,如前所述,就是欣赏政治强人及举国体制。这种价值观在美国人(特别是Trump的粉丝群体里)也很容易找到:年纪较大的人(50岁以上);白人男性;受教育水平不高的(没有大学以上学历)。

 

所以回到这个问题的主题,Trump的白宫能够如此激进地对待中国,只能说明他们认为大选情势非常险恶,只有通过出奇招,把对中国的妖魔化和冲突大大升级,才可能去发动美国民粹主义,才有可能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大选。这是Trump的最后一搏了。

 

这个时候,Trump就让白宫里面对华最为鹰派的一小拨人——Pompeo的团队——主导了外交政策。Pompeo的团队还包括副国家安全顾问Matt Pottinger、助理国务卿David Stilwell等。中文媒体也有所披露的是——两位中国出生的华人学者也加入到了对华鹰派战略的设计中——Miles YuMung Chiang。国会也有很多他们的响应者,譬如反华先锋Marco Rubio及一干政客。他们所提出的大方向——遏制中国——即便在民主党内遇到的反对声音恐怕也不多。

 

Trump的授意下,Pompeo得以将鹰派策略推广至美国所有相关领域的高官,让他们发表极度强硬的讲话。这包括国家安全顾问Robert OBrien(刚刚确诊COVID-19)、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司法部长Bill Barr等。为了自救、翻盘,Trump及白宫政客们火力全开,一起指向中国。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超鹰派,但超鹰派是存在的。他们真心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极大威胁。而美国抑制中国的机会和胜算正在伴随中国快速成长而迅速消减。他们认为必须在中国彻底强大变得不可逆转之前阻碍中国进一步发展,这就好比阻止中国达到国际关系和大国博弈上的某个超过“奇点”(“singularity”)。他们认为只有极少部分美国人有这样的意识,能够看到中国的威胁,并希望将这种威胁广泛扩散,引起更多美国人重视,加入到遏制中国的队伍里来。

 

在贸易战里,“超鹰派”Peter Navarro)、“鹰派”LighthizerCudlow)和“鸽派”Mnuchin)等也一直在博弈,他们的价值取态和对贸易战目标的认知完全不同。具体谁能占上风完全取决于Trump的选择。而Trump的选择又是基于对美国国内政治情势的判断。他致力于贸易战的真正、唯一的动力就是为了给自己换取本土政治支持。

 

而现在美国在对华政治上的超鹰派和Trump的价值观本身并不相同。超鹰派认为遏制中国本身就是目标,必须利用今天这个最后机会完成这一目标;Trump则认为打击中国只是选举策略,只要自己能够选上台,就可以适度迂回,稍事缓和关系。如果美国疫情得到控制,经济复苏,缓和的余地就更大。

 

现在是超鹰派和Trump的合谋。在Trump失势的政治局势下,超鹰派的影响力就大了,Trump会让他们放手干。而超鹰派则希望抓住这个难得历史契机,主导美国的外交政策,积极推动反华议程,把中美关系推过某个不可调和难以逆转的临界点,“把生米做成熟饭”。为此,他们甚至不惜引发冲突的发生(包括擦枪走火导致的局部摩擦)。这都是为了使得美国全国上下能够更加反对中国,能够支持调动更多的政治资源去遏制和打击中国。

 

超鹰派和Trump其实是在相互利用。

 

对于超鹰派来说,这个机会历史难得。美国人对中国无甚好感,但和平时期也很难激起对中国的强大反感和抵制,而工商业界和金融界恐怕还认为与中国经济交往利大于弊。COVID-19疫情是一个难得、偶遇的历史因素,成为了超鹰派可以抹黑中国一个最好的借口和契机。他们希望抓住这个历史契机,挖掘和挑动美国人对中国的怀疑和不满,进一步推动反中情绪,并希望通过将反中情绪推过临界点,一举带动历史进程。

 

Trump则认为,超鹰派就是狗,现在非常时期了,就是放狗咬人,看看中国会有什么反应,看看美国国内会有什么反应。超鹰派是孙悟空,在大闹天空,但Trump是如来佛。超鹰派跳不出Trump的手心。只要Trump当选,一切尽在掌握中,都有回旋余地。现在的重点就是放狗咬人,给对方造成最大伤害,希望对方强势反击,以便为美方升级冲突找到理由。

 

总之,大家都在机会主义地相互利用。

 

这种相互利用在历史上可以找到许多先例。譬如伊拉克战争前夕,新保守主义者(neo-conservatives)利用布什班子反恐的动力去推动中东民主化;布什班子也利用neo-conservativess对当时的僵局(找不到一个可以惩罚911策划者的路径和手段)进行破题,转而攻击伊拉克。

 

人类的政治是非常雷同的,不同的人和团体通过各种博弈,试图设定议程,改变政治和政策的方向,以满足自己的价值观、取态、立场和利益。历史总在不断地循环和重演。


但笔者认为,这种对华超鹰派在美国社会并没有更广泛的基础。如果Trump大选成功连任,那他们就会被丢弃,除非美国出现更大的国内困难,Trump需要甩锅中国。但连任后,Trump锁定了两届八年总统任期,历史业绩已经确定,也就没有动力把与中国的矛盾进一步升温了。他考虑更多的其实应该是在总统任期结束后到中国投资的可能性。

 

而如果换作民主党的Biden上台,笔者以为对华方针会发生较大的变化,朝着对中国有利的方向。这个明天再聊。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