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转载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我在坡县这个鸟屎大的地方,最长去的地方就三处:东海岸、植物园和乌敏岛。

 

其中后者英文名叫Pulau Ubin,是爪哇语,意思是方块的石头,是个离樟宜机场比较近的乡下小岛,相当于HK的南丫岛和杭州的千岛湖吧。

 

上一回来这里,从野猪嘴里抢了几个野生榴莲,结果回去的路上,船被撞翻差点人没了(参见历史文:两颗榴莲救了我的命)。

 

到家之后哆哆嗦嗦的想,这榴莲简直是菩萨在世,我要把它供起来,哪知道放了三天,味道刺鼻,没忍住,一口气全吃光了,香的咧……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那个岛上除了动物多到能开会,还可以骑自行车环岛和徒步,我每次去都有新发现,比如看到很多胡建潮州人的庙台,还有华人乱坟岗。

 

大富也是不怕死,拿着小树枝扒开上头的枯树叶,仔细端详。印象最深的是,很偏的角落里,有个破旧的石碑是水月墓,主人姓曾。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UBIN岛上的水月墓#


为什么叫水月墓,因为这个字“氵月”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念,字典上找不着这个发音。但是哦,我读过陶成章的书,知道墓碑上刻有这个字,意味着过世者或者他的子孙是天地会的人。

 

没错,就是《鹿鼎记》里的那个“反青复眀”的天地会。

按照史学砖家的说法,这个字看着像“清” ,但只有偏旁,没有主字,一半接近“明”,部首却是“氵”,此字乃天地会所创,意思是清朝无主,大明复半。

 

所有天地会成员的碑文上,都有““氵月”字抬头作为辨认指标。——想不到四海为家的伢大富,流落南洋,还能发现这个惊天大秘密,牛鼻坏了有木有?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天地会水月墓#

 

只是,这么个小石头岛,哪来的天地会成员呢?

 

据史书记载,这个岛19世纪中叶是采石业重地,第一批驻扎的是印度囚犯,专门负责开采花岗岩。囚犯刑满释放走完了之后,采石业慢慢由华人取代。

 

而被清政府镇压的天地会成员,被迫流亡海外后,有很大一部分撤退岛南洋群岛,密谋有一天重回大陆,但是光有精神寄托还不行,还得吃饭不是,因此他们在当地从事各种产业,采矿啊、种椰子啊咖灰啊啥的。像早期的普吉岛、槟城、马六甲和新加坡都是他们去活动的地方。

 

像那个碧桂园森林城市的所在地——新山,它的地方志上就是这么写的:洪门志士,逃避在新加坡,为数众多,组织庞大,政府初取放任态度,尚能自由活动,后来渐加限制。

 

由此可见,离开本土之后,天地会在这不再是危险组织,哪怕后来被限制了,也并没有到杀头的地步。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在这里,天地会有了英文名字Thian ti hwui,或者洪门(The Hung-league),它们以注册公司的名义存活了下来。


其中第二房分支叫义兴公司,是马来亚最早成立的秘密会社,18世纪末就已经出现在槟城,而且是地方政府承认的天地会组织。

 

莱佛士开埠后不久,便传到新加坡,而根据南洋学者的研究,1850年的新加坡的华侨有2万7000人,其中2万人是天地会成员,这人口比例,简直是南洋野生小朝廷有木有?

 

这其中有个著名人物叫阮锡禧,他是“反青复”义兴公司胡建帮的头头,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阮添筹,毕业于莱佛士书院,后来去英国留学读法律,成为大律师,并在1904年被清朝的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聘为秘书。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天地会义兴公司建立的古庙#

小儿子叫阮添成,他有个特别聪明外孙女叫柯玉芝,后来嫁给了她莱佛士书院的同班同学——李G耀。
反青领袖的后代,一个成了清朝拳贵的秘书,一个成了南洋岛国的锅父,而这个岛国最开始的初始人口,竟然是天地会成员。——历史还真是一团烟雾缭绕的蚊香呀,绕着绕着又回去了。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这段历史,让我忍不住想起前年夏天从纽约转机多伦多,结果遇上暴雨,小飞机取消了,改签的只能第二天飞,害得我活活在机场困了一天一夜。
那可真是难忘的一夜啊,空调冷的想骂娘,我一边哆嗦,一边蹲在候机室的地上赶作业。
过了一会,突然边上来了个卷毛男拍拍我肩膀,问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嗨,这种搭讪大富见得多了好嘛,正打算没好气的怼回去,一抬头,发现这人长的好有特色。
头发是深色的,说黑又不全黑,瞳孔也是深色的,但是和我们中国人那种乌珠子又完全不一样,问题是他还深色皮肤小卷毛,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新疆人和歪果仁的混血儿。
我说我是中国的,他很激动,说自己也是中国的。我轻轻的哼了一声,心想现在骗子都这么夸张了吗?
你手里明明拿着个秘鲁的护照,特么跟我说你是中国人,那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自己是胡建人。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没想到,他真的是胡建的,还给我看他机票行程单上的名字,姓氏那里有个很明显的 Lau字,这是海外华人中常见的“刘”姓英文拼音。
就这样我蹲在地上和他聊了几句,他说自己的爸爸是中国人,爷爷也是中国人(这不废话吗?)。
爷爷的爷爷的爸爸是从中国胡建来的,具体我也不知道他想表达是祖上第几代,总之我听到了好几个爷爷、爸爸的英文单词。
他说那个时候中国在打仗,祖上是被贩卖过来的,后来就在当地娶了媳妇安了家。
他的爷爷继承了土地和一个店面,但娶的土著奶奶,很懒又喜欢花钱,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爷爷就说这里的女人不好,没有中国女人好,中国女人都很节俭,不爱花钱,虽然他也没去过中国,都是听长辈说的。
我不知道他主动找我聊天是几个意思,但那晚上一直在琢磨他祖上是怎么到南美洲的,如果是鸦片战争,那批主要是去美加修铁路做华工,流亡南美的有限。
但他说祖上是在秘鲁做矿工,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是作为清末太平天国的战俘,被卖到南美洲开矿去的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太平天国的战俘#


根据史书的记载,1864年太平天国灭亡后,清军抓了几十万的俘虏不知道怎么处置好,这些人大部分是农民,被棕教洗脑才造反的。

 

如果全杀了,那就是大屠杀,影响实在不好,如果全放了,又怕死灰复燃、卷土重来,如果全关起来,又没有足够的大牢,而且这么多犯人,光一日三餐都能吓死个人。

 

刚好那个时候南美洲被葡萄牙殖民,智利一带发现了矿产,但人烟稀少,葡萄牙政府提出要购买劳动力,正愁不知道怎么办的清军,一口气卖了3万战俘过去。

 

后来没被剿灭的太平军余部数万人,也跟着洋人的大轮船去做了“契约矿工”。

 

据说这些人被卖到秘鲁后,从事挖鸟粪和硝石矿工的营生,吃不饱还经常矿主打骂,最后实在扛不住,内部起义了,后来还帮智利对付秘鲁和玻利维亚军队,被称为“褐衣军”。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褐衣军#


打仗胜利之后,智利总统很高兴,给不仅划了块地给他们自治,还让这些人和家属统统拿到国籍,在当地扎根。

 

据说现在的伊基克地区,将近1/4的华裔都是这些太平军的后裔,生活习俗偏中国化,过春节,吃饺子。

 

我们高中历史教科书上说,洪秀全领导的这场太平天国晕动,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加速了清王朝的灭亡。

 

但书上没说的是,这个晕动的起因是《南京条约》的五口通商。在这之前,清朝只有一个通商口岸——广州。

 

搞得山西、江浙等地的商人,只能雇佣广西籍劳工搬运丝茶,翻山越岭到广州然后出口国外。五口通商之后,上海成了最优选项,这帮劳工一下子失业了。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太平天国圣宝钱币#


返乡后才发现在老家也找不到位置,因为他们是客家人,明清时期的南方,土客之争频繁,土著拥有土地等丰富资源,客家人啥都木有,只能外出打工,现在工作也没了,面临严峻生存危机。

 

走投无路的人只能抱团取暖,突然这个时候来了洪秀全,自称上帝之子,要大家跟他着他混,那还不火速靠拢,所以太平军的初始成员,大多是客家木匠、铁匠、商贩、船民、剃头师傅啥的,家里有田有地的真正农民,反而没人信。

 

——这说明什么,说明大量的无业游民乃社会隐患,而要想统治的根基稳定,就要让农民有地种、工人有活干,有事做有饭吃,就没人想捣乱了

 

而晕动失败后,洪秀全的老家遭了殃,只要是沾点边的族人,统统被清政府杀个精光,以至于他所在的村,至今也没有一户洪姓人家。但他的亲戚里有一个提前逃走,幸免于难的,叫洪全福。

 

他逃到了香港,为了生计做起了厨子,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孙中山,还帮孙先生搞革命,并加入了洪门会党,清政府大怒,联合港英一起对他进行围剿,无奈之下,他只好逃到新加坡。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孙中山与洪门#


嗯,你没猜错,他在坡县待的组织叫义兴公司,前身是Thian ti hwui,也叫洪门

 

咳,历史还真是一团烟雾缭绕的蚊香呀,绕了一圈又特么回去了。

 

那个靠着流民起家的太平天国,在江南一带苦心经营近十年,搞了个圣库制度,要求私人不允许有财产,所有财富必须充公,可以说是掠夺各地金银财宝无数。

 

清廷去剿灭的时候可惦记了,可是破城那天,平时湘军冲锋在前的曾国藩,抄王府的家却亲弟弟去,然后在奏折上称:一无所获。抄家完没多久,亲弟弟辞官回乡,买田置地。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此情此景,真应了星爷版《鹿鼎记》里陈近南和韦小宝的那番对话:

 

陈近南说:“读过书的人大多都在清廷做官了,我们要对抗清廷,就要用蠢的人。而蠢的人,就绝对不能跟他讲真话,要用棕教形式来催眠他们,令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都是对的。”


“所以反青复只是个口号,和阿弥陀佛其实是一样。清朝一直欺压我们,抢夺我们的银两和女人,所以我们要反青。”

韦小宝马上接话:“要反青,抢回我们的钱和女人,至于复不复就随便,管我鸟事。明白了,大家都是聪明人。”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见小宝理解后,陈马上抛出诱饵:“总之如果成功的话,你就会有无数的银两和女人。那你愿不愿意去呢?”


话音未落,韦小宝急不可待地答应:“我愿意!”

——历史,还真是一团烟雾缭绕的蚊香呀。

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写到这儿,有人会说伢伢你是不是话里有话呀,对呀,我字里行间的意思是:
短线投机也好,价值投资也好,都是一种口号,跟阿弥陀佛是一样的。
我们炒股,主要就是为了银两和女人,总之如果成功,你就会有无数的银两和女人。对大富来说,女人就算了,直接上银子吧。
今天原本又是平淡无奇的一天,结果尾盘券商就跟韦小宝诈尸一样,刷的一下就起来了,券商主打指数突破,可以说在没有跌破3334点之前,可以大胆的关注芯片与金融
现在每个板块对应不同的逻辑,大国摩擦,炒军工、稀土和农业,通胀炒化工和有色,业绩预期则是食品和消费电子
本轮行情的核心是放水,只要局面没有改变,那么行情就没到结束那天,放心做吧,没事儿。

- 长按二维码添加伢伢微信 -

免责声明:以上仅为个人观点,不作投资指导。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