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入!这篇文字毁三观

  • 慎入!这篇文字毁三观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转载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慎入!这篇文字毁三观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自从研究金瓶梅以来,文章已经写了7篇,除了西门庆,其他诸如武大郎、应伯爵、花子虚、温秀才、李桂姐都着重写到了,却始终没有写第一女主角:潘金莲。


不是不想写,而是不敢写。这是古代最复杂的女人,她的故事既可以作为童话,也能当作禁书。她承受了一千年的骂名,但当她真的站在人们面前,活色生香,不知会令多少男人垂涎,多少女子艳羡。


女子为“好”,潘金莲的好,今天先说三点,看完之后,保你刷新三观。



第一好:学霸


潘金莲要强,事事争当第一,搁在今天就是学霸。


古代是男权社会,女子可做的事情很有限,不能建功立业,不能抛头露面,基本是在家里转悠,以服务男人为中心。


对于潘金莲,天生丽质就不提了,床上功夫也不说了,在其它几件女子可以做的事里,她都是一流水平:


她吹拉弹唱一绝,擅长琵琶,即便是青楼的专业人士也比不上,让男人不出家门就可以坐享丝竹之悦耳。


她的针线功夫一等一,做衣服绣鞋子,工艺精巧,绣出的图案没人能模仿。


她的厨艺很不错,平时伺候武大吃喝,勾引武松时做了一顿好饭,幽会西门庆时又蒸了一笼裹馅肉角儿。


而且,她还能识字解文,西门庆家里几房老婆,加上丫鬟嬷嬷,文化程度都不及潘金莲。正房吴月娘想查万年历,不识字,也得请潘金莲。


请注意,吴月娘可是官宦人家的小姐,潘金莲是什么出身?她是清河县最穷的人家,父亲死得早,九岁时母亲就把她卖到招宣府里当使女。但是她天生聪慧,这些东西一看就会;又机变伶俐讨人喜,主人家乐意教她,她就用功学成了高手。


像招宣府这样的地方,里面不知有多少使女丫鬟,竞争惨烈,绝大部分一辈子只能端茶倒水、烧火做饭,动辄被打被骂。但潘金莲就能够脱颖而出,到哪个府上都最受老爷宠爱,最被太太妒忌。


其实潘金莲也有本事让太太欢喜,刚到西门庆家,也曾让最有地位的吴月娘视为心腹,也曾让最富裕的李瓶儿求当姐妹。只是后来争宠激烈,她用计逼死了李瓶儿,又把吴月娘欺负得装聋作哑。


这样说,可能有些女性朋友不高兴,说来说去潘金莲的本领就是如何讨男人欢心,这太低贱了,理应唾弃。


评价一个人不能脱离她的时代,如果潘金莲不是生活在清河县,而是像甄嬛一样进了宫,以她的本领,最低也能混个贵妃。觉得甄嬛很励志的我们,不要忘了潘金莲。


可惜的是,潘金莲是在大宋朝,是对女子束缚最紧的时代。如果搁在现代,她必定前途似锦:


学霸,名牌大学是最基本的,还没毕业估计就被哪个教授或院士看中了。安排个好单位,单位里领导以男性居多,见了她哪个不是眼睛发亮,用心照顾。论文人帮她润色,晋升有人为她指点,快马加鞭一路飞驰,估计三十多岁就能到厅级。

无论是在官场、院校还是科研单位,以潘金莲的能耐,都不可限量。但有一点,潘金莲不能在商场混,因为她不爱钱。



第二好:清廉


很奇怪,穷苦人家出来的潘金莲,竟然不爱钱,爱的是面子。扒下脸来搞钱的事,多大的好处她也不动心。举个例子:


纵观整部金瓶梅,西门庆最宠爱的是她,在她的房里过夜的次数最多。作为小妾,有点像现在的二奶或小三,按理应该趁着得宠的光景使劲从男人身上弄钱。比如今天缺个包,明天要个表,后天再撒娇搞件珠宝,等到哪一天宠幸没了,自己的箱子也就满了。


潘金莲却不这样,她只求西门庆的宠爱,不贪他的钱财。送她点什么就是什么,从不主动索要。这导致她成了西门府上最穷的人。


嫁给西门庆已经好几年,有一次潘金莲过生日,按礼节要请她母亲潘姥姥来吃酒席。酒席是府上统一安排,但把潘姥姥请来要乘轿子,轿子钱得由潘金莲自己付。可是仅仅六分银子的轿子钱,潘金莲竟然拿不出,让轿夫在门口不住地催促。最后是孟玉楼看不过眼,帮她付了钱。


这事发生在第七十八回,西门庆马上就要挂了,潘金莲却还是穷得叮当响,真是白活在首富之家,浪费了这棵大树。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即便靠着个小树,有心人也能刮剌不少树皮。刚看到一个消息,江阴市某小学有个总务主任叫龚秀娟,利用职务之便,把小学生一顿午餐8.5元克扣成3.5元,几年下来硬是偷了131万的学生伙食费。


同样是女性,看看人家潘金莲。


西门庆死后,潘金莲被赶了出去,在王婆家里寄养,准备找下家。王婆心黑,死活要价一百两。她的相好陈敬济来了,银子不够,只能拿出60两;她的闺蜜春梅央求守备府来买,出价到90两。


这是两个对潘金莲最好的去处,她很想去,如果她身上有银子,肯定会自己贴钱嫁过去。但是她没钱,在西门大官人府里待了那么久,受尽宠爱却两手空空。


于是,武松来了,爽快地掏出了一百两,把潘金莲娶回去,一刀毙命。


潘金莲是死在没钱上,如果她有钱,不至于死于非命。听说建国后金瓶梅曾被禁止,只有一定级别的领导才可以全本阅读,大概潘金莲受困于钱的悲剧触动了某些读者,有位副部级领导赖小民,在任上卯足了劲,几年间敛财17.88亿。


从小学总务主任到大国企董事长,钱是捞够了,脸也丢尽了。但有一点,命应该能保住,那位龚秀娟老师被判了5年,赖小民的案子正在审理,不过看他在被告席痛哭流涕认罪悔罪的表现,大概死不了。


清廉的潘金莲却死了,死后一身黑,没一点清白。



第三好:清白


最后,是关于潘金莲的清白。


潘金莲之所以被污名成“潘金莲”,是因为她偷人。偷人的事儿白纸黑字写在书里,看似无从抵赖。但换一个角度想想,书里对潘金莲偷人的描写,都属于作者的上帝视角。


也就是说,作者先入为主,揭露答案,把潘金莲偷人的事用叙述的方式写出。但是,如果走入金瓶梅里的社会,成为当时清河县的人,哪个有证据可以证明潘金莲偷人?


都是些道听途说罢了,反正潘金莲自己从来没承认过。


她一开始跟的是王招宣和张大户,作为使女,床上服侍是本分,不是偷。


跟了武大郎之后,她先是勾引过武松,书里写的是勾引,但也可以说成是开玩笑,嫂嫂和小叔子关系熟,玩笑尺度稍大了点。或者也可以说,她在有意试探武松是否正派,考验一下这个小同志。或者采用潘金莲自己的说法,是武松喝酒后调戏她,被她严词拒绝。


是不是偷,关键要看你选择相信哪种说法。


后来利用帮王婆做衣服的机会,她与西门庆好上了,并被武大郎堵在了房间里,闹得沸沸扬扬。这一次,街坊四邻都认为潘金莲偷人了。


但是,两个人躲在房间里,也可以是纯友谊,聊聊音乐谈谈剧本,顺便喝点小酒。这么做虽然容易引人怀疑,但要说偷人,请问房间里有监控吗?西门庆走出房门的时候可是穿戴整齐啊。


嫁到西门庆府上,潘金莲又跟女婿陈敬济眉来眼去,好在了一起。尤其是西门庆死后,他俩整日厮混,甚至怀了孕,胎儿打出来丢进茅坑,被掏粪工捡到。


但是,诺大的一个西门府,妻妾一大串,丫鬟一大群,胎儿就真是潘金莲的吗?有基因检测的证据吗?


最接近真相的一次,丫鬟发现潘金莲和陈敬济躲在阁楼里,赶紧报告给了太太吴月娘,吴月娘带人来抓,迎面撞见陈敬济下楼,吴月娘大骂两人没廉耻。


但请注意,无论是陈敬济还是潘金莲,都没有承认偷情。陈敬济说铺子里客人要货着急,自己上楼来取。潘金莲说自己正在楼上烧香,陈敬济去另一边取货,两人连话都没讲一句。


西门庆死了,吴月娘就是家里的主子,当然可以大骂特骂,借机赶走这个眼中钉。但无论怎么骂,潘金莲就是不承认,口里说了一千个没有。


还是那句话,说潘金莲偷人,请拿出实锤的证据。


唉,可惜潘金莲没有生在法治时代。就像龚秀娟暴露之前,是学校里受人尊敬的老师,哪个敢说她偷午饭。就像赖小民被抓之前,是国企说一不二的领导,哪个敢指他偷钱。



04


学霸、清廉、貌似清白,如果潘金莲穿越到现代,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时空,会是怎样的景象?
能确定的是,以潘金莲的美艳聪慧,加上她要强的个性,肯定上学是学霸,上班是标兵,风生水起。
这时候,如果传出她跟某某偷情的消息,那肯定是谣言;传得多了,肯定就要发律师函;甚至会有相关人员敲门,把造谣者揪出来,低头认错。
因为按照上述推理,在恋爱自由的现代社会,不爱钱却极爱面子的潘金莲,找的人很可能不是大款,是大官。
以上是金瓶梅学术研究第8期,读到这里,你可能在猜想哪个是现代版潘金莲了。别猜了,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点一点“在看”,我们下期见。

慎入!这篇文字毁三观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