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美国的命,却得了美国的病(二):学术造假

  • 没有美国的命,却得了美国的病(二):学术造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转载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

 

迫于今天的舆论环境,无法就事论事单讲中国,退而以美国谈中国。这系列文,美国中国共有的问题放在一起说,拒绝被扣帽子。

 

讲学术造假是美国病,有点冤枉了美国。学术造假美国有,欧洲有,日本有,哪里都有,是个普遍现象。而论严重程度,科研工作者应该都心里有数,中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病得严重。引用<Science>2019年刊登的题为<TopChinese researcher faces questions about image manipulation> 的评论文章:

“The cost of research misconduct is either very low or does not existin China. Academic misconduct in the U.S. and Europe usually leads toresignation or dismissal, but that practice is not very common in China.”


“在中国学术不端行为的成本非常低,或者说不存在。学术不端行为在美国和欧洲通常会导致辞职或被开除,但这种做法在中国并不常见。”

 Science的意思,学术造假这个病其他国家多少还治一治,中国则几乎放弃治疗。

公众号曾发过一篇《2018年的几件小事》,里面有一件事讲哈佛医学院因学术造假开除了他们的教授Piero Anversa。Piero Anversa从2001年开始发表心肌修复的重磅文章,2003年提出心脏干细胞,从此以后成为心脏干细胞领域泰斗,心脏研究领域的超新星,在顶级期刊上狂发文章。然而,最后证实所谓的心脏干细胞纯系子虚乌有,心脏里根本没有干细胞,Piero Anversa身败名裂,被哈佛开除,几乎所有论文撤稿。

 

美国的研究人员开启“心脏干细胞”的学术骗局,中国则将之发扬光大。Piero Anversa出事了以后,有人特意去检索了下中国关于心脏干细胞的论文,想看看哪些心脏病领域的大佬掺和在里面。检索完以后得出结论,心脏干细胞这事在国内肯定会被低调处理,因为不是谁参与了,而是谁没有参与,几乎人人有份都发表过有关心脏干细胞的论文,找不出几个没凑过热闹的。Piero Anversa被处理以后,有几个领域内“专家”出来打圆场说,国内的心脏干细胞研究与Piero Anversa的不同,蒙混了事,至于国内那些“用干细胞修复了心肌”的阳性实验结果究竟怎么回事?是实验结果的机理分析错误,还是实验结果实验数据根本就有猫腻?把盖子盖上不提便是。

 

平心而论,中国心脏领域的医生临床水平处在国际先进水平。随着生活水平日益提高,饮食上大鱼大肉高糖高脂,心脑血管疾病已经是第一死因,而且中国人口基数大,患病人口遥遥领先,临床医生练手的机会非常多。比如心脏内科,好多医生装支架非常熟练,胆大心细手稳,很多疑难情况如果在国外需要去心脏外科做搭桥手术,在国内心内科就能解决(近年也有批评的声音,说心脏支架装太多,很多没必要装支架的病人也被装上了支架)。但是先进性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从这个领域的顶尖学者都纷纷在“心脏干细胞”方向上灌水,弄出好些不明不白的声称有治疗效果的实验,很难相信他们在基础研究、复杂治疗方法的创新上能有什么贡献。

 

一线临床医生,工作量大、工作时间长、工资待遇差,评职称的时候却把科研论文的权重放得很大,逼得一线医生一边要治病救人,一边要憋论文。纪录片《人间世》第二季第8集,小儿重症监护病房(ICU)的医生朱月钮,连轴转地值班,饭来不及吃、女儿没空管。从06年开始干主治医师中级职称,到了评副高级职称副主任医师的时候,从14年到18年,连续5年失败,盖因论文发表数量质量有欠缺。人家女儿都顾不上,哪里来的时间顾得上论文?

 

当朱月钮因论文难以晋升时,有人走了取巧之路。2017年,Springer Nature出版社发表撤稿声明,宣布撤回旗下期刊Tumor Biology(《肿瘤生物学》)107篇发表于2012年至2016年的论文,其中大部分是中国作者的文章,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中国医生作者的文章。多数被撤回文章都是各大医院医生为评职称,通过中介机构运作发表的。中国作者论文被规模撤稿并非个例,如Biochemical and  Biophysicalresearch communications亦曾一口气撤稿9篇中国论文。

 

在一些学术领域,中国的学术造假已经成为自上而下、相互心照不宣的系统性行为,如Science所述,即便被揭露,也会受到系统性地包庇,而免受追责。其中,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院长、武汉大学模式动物研究所所长、武汉大学动物实验中心主任李红良所涉事件具有典型性。

 

2017年4月,同在武汉大学基础研究院工作的霍文哲校内举报李红良论文涉嫌造假并写信给《自然-医学》编辑,历经9个月无果后,霍文哲以匿名形式通过媒体曝光举报事件。自2018年1月18日开始,由饶毅等人主编的“知识分子”开始发表对李红良的调查报道。由于彼时李红良在学术界颇有地位,其学术论文随后受到多方重新审查。海内外诸多学者审查后发现,李红良自硕士时期起的大量论文被发现确凿造假证据,李红良多篇论文随后撤稿,引起全世界瞩目。将各种涉嫌造假的调查材料总结后,有人称李红良“矢志不渝造假17年”。

 

然而,在数位院士和武汉大学官方的保护下,对李红良的调查结果为“被举报的猴子实验相关数据不曾伪造”,李红良的其他问题则全无回音,李红良事件不了了之,引起举世哗然。

 

今年,李红良因两位小学在读的女儿以《茶多酚的抗肿瘤实验研究》获得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三等奖,再度进入公众视野,挑衅公众神经。这两位小学生在李红良的下属王茜的指导下,在不具备活体动物实验资格的情况下,利用公费建立的实验室、公费购买的实验室器材设备、公费采购的实验动物进行实验完成论文,并且在科技创新大赛章程明确规定不允许涉及动物实验的情况下,先后获得湖北省一等奖和全国三等奖。对于这种把所有规则都违反了一遍的“成果”,武汉科协的回应为“学生能够独立完成,并从实践中得出报告结果”,再次发扬“抱团对抗外界压力,对抗监督审查,谅公众与监管不能拿他们怎么样,静等风头过去”的战术。

 

有了李红良的先例,一个庞大的学术造假团体掌握了斗争经验。由于这群人已身处学界权力巅峰,紧密抱团后无人能治,有恃无恐。2019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被发现有超过48篇论文存在PS迹象。随后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董晨,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詹启敏,均被曝出大量论文存疑。而他们的回应几乎是一个模板出来的“不存在主观恶意造假,个别图片有错误不影响文章结论”,让人不禁想问,他们文章里的图片是多么多余,放个错误图片也毫无影响。

 

这些学术造假团体势力庞大,有无数洗地的人和资金替他们混淆公众视听。惯用的洗地话术包括:争议论文只是不严谨而非学术造假;就算曾有学术造假,也只占他们学术成就的一小部分,他们功大于过;揭露学术造假是境外势力意图打击我国科研实力的阴谋。

 

事实上,这些已经在学界权力巅峰成团的造假势力,才是我国科研道路上的最大障碍。在刘慈欣的《三体》中,三体人向地球派出“智子”扰乱地球的自然科学实验,从此以后地球的基础自然科学理论再无进展,地球的科技就此被封锁。而这些势力团体的所作所为,正是对我国科研的封锁,主要体现在:

 

1、这些造假而来的错误结果、错误结论随着造假者登上权力宝座,成为权威的结果结论。当后来者发现他们的错误时否定他们的成果时,他们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吗?他们更多的是用头衔、权力打压,使错误无法得到纠正。进一步地,若后来有人发现了正确的结论,而与他们错误的结论相背离,他们必会指鹿为马,把正确的结论指为错误。此时,如果没有学术地位相当之人支持,正确的结论可能就此埋没,需再经过不知多少年才能被重新发现。

 

2、造假者的造假技术通过言传身教、明示暗示代代相传,他们的徒子徒孙也容易继承造假衣钵。事实上,学生的工作常常是延续导师的工作而来,若导师的成果是动过手脚的,那么学生如果不动点手脚绝无可能做下去,因此此类团队最终会把勤勤恳恳踏实严谨的学生淘汰出去,只剩下一丘之貉。而有人靠造假当了院士,还常把自己造假学生也提拔成院士,错误的理论、错误的科研成果一代代发扬光大,这个领域也就一代代停滞下去。

 

3、学术造假者的道德水准放在那里,实验结果都能造假,拉帮结派、利益输送、相互包庇遮掩更不在话下。今天你提名我一个最高奖,明天我提名你一个勋章,今天你给我的学生评院士投一票,明天我给你的学生评个奖。

 

这些团伙已经成为学术界的黑恶势力,被这些人把持的领域不可能有真正建树,只会有虚假的成果,污染学术后生,让民众空欢喜,让巨额经费打水漂,让中国的科研事业沉沦。

 

他们重重叠嶂,把学术界搞得乌漆墨黑,透不进光。哪怕被人抓住把柄,质疑之声在全球沸天,外界审查的目光也看不到任何东西,都被搞成不了了之。

 

2011年饶毅评院士,往墨水团里探了探,觉得实在不能跟这帮人玩,宣布永久退出院士参评。这点上,他那同样从美国回来的好友施一公识实务得多,2013年当选中科院院士,现在已然是政商学三界的红人。但随施一公回来的颜宁,终究回到了美国,是不是过不惯墨水团里的生活,徒留外界猜测。(说句题外话,颜宁名声出圈,很大程度是因为曾表态自己是朱一龙粉丝,拒绝被安利肖战,得罪肖战粉丝,被肖战粉丝恶意举报学术造假)。

 

硬刚的饶毅成为一根刺,总让一些人不舒服,要动手对付他。2019年,饶毅调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自然基金委的掌权人士,跟首都医科大学打招呼说要查饶毅的学术不端。饶毅被迫反击,写了信给基金委,让它“做自己该做的事,而不是成为中国学术不端者搅浑水企图的帮凶”,并实名举报武汉大学李红良教授、上海生科院裴钢院士、上海药物所耿美玉研究员造假。

 

实名信被媒体曝出后,饶毅回应说“有过草稿,但未发出”,拳劲打出九分收回一分,暗示各退一步。学术不端的事情上,饶毅的《知识分子》在沸沸扬扬的韩春雨事件中扮演过不怎么光彩的角色,终究是落了人口舌把柄,难再正面对抗。

 

饶毅实名信里的耿美玉今年也数度来到风口浪尖。第一件事,被发现数篇论文高度疑似造假。第二件事,她用业界公认荒唐的理论,跟一家保健品公司绿谷搞了一个国产阿尔茨海默症药物甘露特钠(商品名“九期一”)。绿谷仗着财大气粗,又有中国工程院院士丁健等人撑腰,用可疑的临床实验数据获得上市批文,已不知搜刮了多少绝望家庭的血汗。第三件事,1月底疫情初期,由耿美玉担任党委书记、副所长的上海药物研究所,与武汉病毒所一道对媒体宣称,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而所谓发现,是拿可致人于死地、远超正常使用浓度百倍的超浓药物做体外细胞实验的结果。同样的花样,没几天在阿比多儿、达芦那韦上面又玩了一遍。如今疫情爆发半年多过去了,双黄莲、阿比多尔、达芦那韦,又有哪个被证实对新冠有用?而这一花样,其实是2003年SARS期间,上海药物所在洁尔阴上面玩剩下的。

 

今年参加高考的考生已经陆续收到录取通知书。这些年,生化环材(生物类专业、化学类专业、环境类专业、材料类专业)四大天坑方向经过学长们的多年劝退,主动入坑者渐少。对于或主动或被动新入坑的同学,这里还有几点提醒:

 

1、四大天坑被称为天坑,学习内容广、难、杂,毕业出路差,这些都是事实,但这些学科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2、学习的东西不仅又多又难,还有可能是错的,那是前人有意无意给你挖的坑,这人或许是你这个领域的“顶尖”学者,或许正是你的导师或导师的导师。

3、99.99%的人无法分辨哪些内容是对的,哪些内容是错的。

4、即便你真的发现了错误,绝大多数情况下也没人当回事,你人微言轻,只在自己心里扎下一根刺,开始迷茫,开始怀疑这一学科的学术意义

5、你很有可能在错误的道路上研究。你有可能没发现这一点,那么你是相对幸福的。如果你发现道路的错误性,你会非常痛苦,除了觉得浪费时间,你还可能为了毕业将错就错,还在实验数据上动了手脚,给后人留下了更多坑。

所以说,四大天坑这条路,是对体力、智力、乃至于道德观的极大考验,普通人要有充分心理准备,慎重尝试。

 

那些或为名或为利或为毕业或为生存而做了有违学术道德之事的人,惟愿他们有生之年能重拾自己的良心,主动申请撤稿,替后人把坑填上。

快到KEY TO FIT健身吧!